骚货佳怡17 重口令|日本骚货撸一撸|日本骚货穿什么旗袍
业务邮箱
JXMXiNLf@yahoo.com
美人圖第七集第五章
美人圖第七集第五章

文章内容

intro
第五章◆汗滴禾下土 「鋤禾、鋤禾……」 「當午、當午……」 伊山近回應著心愛女孩的呼喚,以溫柔的聲音相互呼應,動作卻更趨猛烈,粗大肉棒狠狠地在嬌嫩小穴中抽插,一下下直插到底,胯部重撞在嬌嫩玉臀上,幹得她哭泣呻吟,口口聲聲叫的都是「鋤禾」二字。 激烈的交歡,讓大量的汗水從他們身上流淌下來,滴落在神禾下的泥土之中。 每滴汗水落下,神禾都微微顫抖,發出喜悅的輕嗚聲,黃土迅速吸收他們的汗水,從中獲取急需的生命能量,讓黃土不論收到多少汗珠,都仍然是乾燥鬆軟,正適合在上面做愛。 流淌而下的處女蜜汁與落紅也都被神禾吸收,在根部湧起淡淡的紅絲。 當純潔的處女鮮血湧入神禾時,神禾上隱約浮現出一個飄渺倩影,容貌依稀可見,卻是絕色美麗,又有著神女般的威儀,看著下方狂烈大戰的男孩女孩,玉顏上泛起淡淡的紅暈,身形隨即變淡,漸漸消失不見。 而在下方,這對璧人的大戰已經接近興奮的巔峰。強烈的深愛情感從他們心中湧出,他們纏綿吟誦著對方初相見時的化名,動作更趨激烈,大量的汗水如河流般從身上奔湧而下,將禾下黃土浸濕。 伊山近興奮之中姿勢變換,離神禾更近,身體聳動撞擊著神禾,皮膚上的汗水直接沾染在神禾上面。 肉棒與嫩穴肉壁大力磨擦的快感讓他們漸漸步入極樂之境,粗大肉棒在嬌嫩女孩的緊窄蜜道中狂烈抽插,速度達到最快,終於讓兩人緊緊抱在一起,顫聲呻吟尖叫,興奮得渾身劇震,同時達到了性愛的高潮。 肉棒深深插在純潔嫩穴之中,龜頭頂住嬌嫩子宮,狂猛跳動著將滾燙精液直接噴射到幼嫩子宮裡面。當午哭泣嬌吟著,可愛的俏臉上流淌著純真的淚水,雪白美腿緊緊夾住伊山近的腰臀,拚命向上挺動玉體,讓肉棒能插到最深,在狂烈噴射中給予她最幸福快樂的感覺。 伊山近的愛戀無休無盡,肉棒大力跳動噴射,彷彿永不停息。精液從嫩穴中滿溢出來落入泥土,流入神禾根部,讓禾根升起乳白色的細線,神禾上浮現出的絕色美女更是面龐羞紅,偷偷凝神觀察深插在處女嫩穴中的大肉棒,美目中似要滴出水來。 被視奸的伊山近毫無所覺,仍然抱緊爽暈的美麗女孩喘息噴射,這幸福的快感彷彿持續了無數個世紀,當最後一滴精液射入幼嫩蜜道之後,他終於撲倒在當午身上,抱緊她的嬌嫩玉體顫抖喘息,腦中一片渾沌,爽得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乳白色與鮮紅的液體在女孩嫩穴中靜靜地向外流淌,融合著口水、蜜水、血水、精水、汗水、淚水的六水之源,化入神禾根部滋潤著它,讓它變得碧綠碧綠,散發著青氣和碧光,籠罩住了周圍的整個空間。 沉寂了無數年頭的神禾,葉片開始抽動,迅速地生長,以令人驚歎的速度長高,一步步地成長髮育,並結出種子,不多時,到處都飄滿了稻香的氣息。 當神禾結滿了糧食,便又沉寂下來,即使流來再多的水分,也不再吸收。 伊山近身上的汗水仍在不斷流淌,濃烈的青氣從神禾上飄散下來,滲入他的體內,並將汗珠包裹在裡面。 那汗水落到地上一滾,迅速化為潔白的大米,一粒粒地散落在地面上。 伊山近抬起頭,驚訝地感覺到自己渾身充滿了力氣,靈力也在體內萌動,澎湃奔湧,彷彿有即將升級的預兆。 他緩緩從美-麗女孩身上爬起來,微軟的肉棒從流血純潔嫩穴中抽出,大量精液與落紅奔流而出灑落地面,卻突然化成紅白色的米粒,堆積在女孩玉臀下面。 伊山近呆呆地看了一會,發現這是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於是般坐於地,開始修練,將不懂的事情先放到一邊,日後再說。 這次從美麗女孩體內吸取到的元陰,因為他不忍多吸的緣故,只吸了一小半,卻充沛得令人吃驚,化為靈力,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之後,充滿了丹田,幾乎要向外滿溢。 伊山近閉目默默運起玄功,以此來催動海納功,只覺靈力暴漲,從前衝不破的關卡竟然輕易突破,迅速達到了海納功的第八層。 但僅此還不算什麼,靈力仍在澎湃洶湧,在丹田鼓動,伊山近把心一橫,索性一鼓作氣,衝擊海納功第九層。 這已經是海納功的頂峰了,他從前獲取的修練殘本也只寫到第九層,再往下就應該要突破低階修士的界限,成為中階的練氣期修士了。 靈力如長江大河般,在經脈中奔湧澎湃,迅速衝破一個個關卡,提升著他的修為。 在旁邊,被干暈的稚嫩女孩不知昏迷了多久,終於漸漸甦醒,撐起如玉嬌軀,看到他正在盤坐修練,悄臉上不禁現出嬌羞愛戀的情愫。 她的下體還有些疼痛,咬緊櫻唇不敢叫出聲來,挪動時突然覺得下體有奇異感覺,低頭一看,不由得大驚失色。 她的嫩穴中還在向外流淌著蜜汁精液和落紅,流到土上卻盡數化為米粒,堆滿臀下。 青氣掠過,將她的身體包圍在裡面。嫩穴微顫,繼續向下奔流,卻直接變成了紅白大米流下去,嘩嘩輕響著落到米堆上。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當午正在驚慌失措,突然聽到一聲戲謔的笑言:「你是米袋子!」 伊山近已經醒了過來,伸手撫摸著落下米粒的嬌嫩蜜穴也是驚歎不已,可是這麼滑稽的事,還是讓他忍不住開起了玩笑。 「不要……」當午羞得去摀住他的嘴,卻被他抱起來,伸手撫弄嫩穴,將上面沾著的大米一粒粒剝落下來。 蜜道裡面的還是液體,一旦流出,接觸到神禾青氣就化為米粒,隨材質差異而顏色各有不同。如此奇妙之事,由不得兩人不相對驚歎,即使當午羞澀難耐,也只有由著他撫弄初經人事的嫩穴,玩得不亦樂乎。 伊山近神采奕奕,胸中一片興奮喜悅。現在他已經升到了海納功第九層,也就是聚靈期的最高層,只要再向上一步,就可突破低階修士的界限,成為中階修士。 他真正修習仙法還不到一年時間,如此快的修練速度,在修仙界可謂震古鑠今、前所未有的天才橫溢。 但若算上他被強姦三年之中,時時刻刻修練壁上金字,再加上百年僵寂時以仙女遺留靈力淬鏈體質,這修練也有百餘年的時間,以這麼長的時間接近中階修士的門檻,已經算是很慢的了。 何況從低階到中階,當中的障礙可比天地之隔,也有些天資不夠的修士一生都只是低階頂峰,死時亦傷心不能瞑目。 伊山近倒也不去想如何跨過中階這道門檻,只是快樂的抱住當午,玩弄她的流米嫩穴,在她的嬌羞驚叫聲中得到了極大的快樂。 突然,青風吹起,前方莖壁開了一道門戶,大量美麗女孩振翅飛進來,興奮歡笑著向著他們疾撲過來。 一眼看去,足有成千上萬的美麗精靈拍打著蝴蝶蟬翼般的翅膀,漫天飛舞,每一張精緻美麗小臉上都帶著歡快的笑容,彷彿在慶祝節日一般。 她們收到了神禾發出的訊息,從四面八方趕來,將二人團團圍住,伸出嬌嫩纖細的小手撫摸著他們的身體,將當午嫩穴中的米粒一顆顆摘下來堆到一起,放置在她們端來的玉碗之中。 當午嬌羞驚呼,伸手想要推閒她們,卻又怕傷到這些纖細的小精靈,猶豫之中被她們的小手摸到嫩穴敏感處,不由得顫聲嬌吟,羞慚得掩面流淚。 伊山近也被許多美麗女孩圍住,纖巧小手在身上到處摸來摸去,弄得他癢癢的,失聲叫道:「你們、你們在幹什麼?」 他的下體卻還有些濕潤,因為修練之中靈力溢出抵擋住了青氣,因此有些液體沒有化為米粒,還是紅紅白白沾在肉棒上面。 碧瑤一飛當先,振翅飛到他的胯下,看著他濕淋淋的肉棒,美目閃閃發光,撲上去抱住它,一口就吻上了馬眼。 「啊!你幹什麼!」伊山近大吃一驚,還來不及反抗,就看到她吐出丁香小舌,頑皮地伸到馬眼裡舔弄吮吸,將尿道中殘留的精液吸出,幸福地嚥了下去。 她的香舌滑膩細小,尿道內壁感受到她的快速舔弄,升起奇異的感覺。 伊山近悶哼一聲,不知該說什麼好,可是精靈女孩們不給他反抗的機會,爭先恐後振翅撲來,伸出粉紅色的柔嫩香舌,圍住肉棒大舔特舔。 一時之間,肉棒周圍擠滿了美麗女孩,都在空中拍打著漂一兄的翅膀,扇動空氣,吹得下體一片清涼。 她們的丁香小舌在肉棒上舔來舔去、又爽又癢,還有女孩用極小的櫻唇大力吻著肉棒表面,將每一滴精液和蜜汁落紅都吃下去。 不僅如此,伊山近身上的汗水淌落土中的都化為白米黃米,還有些汗液殘留在身上,被靈力保護,沒有流失。 無數的美-麗女孩拍打著翅膀飛到他身邊,歡笑著伸出柔滑細小的香舌,在他身上興奮地舔來舔去,吸吮著皮膚上的汗液。 伊山近整個人都被拍打著漂亮翅膀的女孩包圍,身體的每一部位都有美麗女孩的小舌舔弄,那種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簡直要爽到每一寸骨頭裡面去。 女孩們快樂地舔弄著他的身體每一寸皮膚,連後庭和腳趾都不放過。 隨著吃下各式各樣的奇異飲料,她們的身體都開始發光,燦爛美麗。 在神禾周圍,一個個小小光團升起,光團中央是拍打著翅膀的纖細女孩,美麗的臉上都充滿聖潔歡樂的神情,身體也微微有些長大。 伊山近驚得呆住了。他的視線大都被無數翅膀遮住,透過其中的一絲縫隙,恰好能看到自己的下體,一個個美麗女孩飛過來舔去肉棒上面的一滴液體,隨後歡笑著拍打翅膀飛上天空,纖美細小的窈窕胴體迅速閃現光芒,照耀得到處一片明亮。 「我是……能量源?」伊山近心裡茫然生出這樣一個詞,恍惚之中,彷彿能夠傾聽到神禾的呼喚,開始理解「生命能量」的真正含義。 神禾上到處掛滿了沉甸甸的種子,許多精靈女孩已經振翅飛上去,歡笑著采摘糧食,讓這片空間中,充滿了豐收的歡樂景象。 碧綠葉片構成的臥室之中,激烈的舌戰已經達到了高潮,清純公主的嬌吟聲也響徹整個房間,並傳到外面,讓那些純潔天真的精靈女孩都好奇地側耳傾聽,搞不懂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原本天真純潔如白紙般的可愛公主此時卻扭動嬌軀如蛇,赤露的下體嫩穴露珠奔湧,叫聲嬌媚至極,能讓任何男人不克自制。 太子伏在她的下身處,奮力舔弄著同胞妹妹的嬌嫩小穴,舌頭都已經累得麻木,心中暗自叫苦,怎麼也想不到這一次她的淫毒發作起來如此厲害,自己舔得她高潮了好多次,到現在還是不肯放自己起來,硬要自己再舔下去。 他柔軟敏感的胸部牢牢握在她的手裡,被纖美玉指捏得痛爽不堪,只覺這一生都未曾如此爽過,下體也忍不住流出汁液,弄得內褲都濕了一片。 雖然是快感連連,卻也讓太子極為羞慚,心中憂愁萬分,想像不出該怎麼擺脫這窘迫局面。 心裡雖然滿懷愁緒,他舔得倒是越來越快,讓湘雲公主迅速達到高潮,仰天放聲尖叫,嫩穴顫抖著噴射出大量蜜汁,在空氣中劃過短促弧線,噗噗地射到太子俊美的臉龐上,連他的眼睛都被沾上了親妹妹的淫液。 突然一陣急促腳步聲傳來,碧葉門被人猛烈推開,耳邊聽到伊山近興奮的叫聲:「我們已經求得神禾允許……啊,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處女潮吹?」 後面半句,他已經是聲嘶力竭的大叫,可見他的驚愕。 太子聽得面無人色,狂怒抬起頭,以殺人的目光怒視著他。可惜有公主蜜汁擋住一隻眼睛,恐怖的眼神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反讓伊山近呆呆地站在那裡,盯著他們出神。 清純美麗的小公主此時赤露著下體,顫抖地躺在床上。嫩穴已經停止潮吹,無力地向外流淌著蜜汁,看上去極為淫靡。 而一向威嚴冷酷的太子,此時以丟臉的姿勢跪伏在親妹妹的赤裸玉腿中間,中性的絕美容顏上沾滿蜜汁,讓他的威嚴大打折扣,一隻眼睛更是被蜜汁糊住,讓他的狂怒看起來有幾分滑稽。 面對太子的怒火,伊山近艱難地嚥下唾沫,澀聲道:「我只是想說,神禾答應送我們離去,並治療公主殿下所中的淫毒,但有時效限制。」 太子怒火稍平,隨手拉過宮裙,蓋上妹妹純潔的處女嫩穴,自己跳下床,瀟灑拂去眼皮上的蜜汁,沉聲道:「我們出去,你把事情始末詳細講給我聽!」 他們坐在外間的客廳,由伊山近簡略地將事情講了出來。總之就是向神禾祈禱得到了初步的認可,至於是怎麼得到認可的,他死也不會向這娘娘腔詳細解釋。 碧瑤也在一旁拍打翅膀解釋,因為剛才強行在他身上吃了些東西,也算被他請吃了一頓,少不得要幫他說話,說明神禾的認可是極難得到的,伊山近雖然被初步認可,並能向神禾許願,但也有限制,並非所有願望都能得到實現。 即使神禾可以實現願望,也有時間限制,像他這樣的初級認可,一般不到幾個月就會失效,除非他能夠獲得神禾更高的認可,時效才會得以延長。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許願回國,那麼只要幾個月後許願失效,他們又會被傳送回來。當然伊山近作為許願者,也可以提前解除許願,直接將他們傳送回凌亂野。 「只要能回去,哪怕只有幾個月也可以!」太子拍案定論,只要能到國內,就可以提前做各種準備工作,將來回到凌亂野也不至於像這次一樣舉止失措。 話音未落,一陣咕嚕嚕的聲音卻突然響了起來。太子面露尷尬,他本是皇室貴胄,卻當著人餓得肚子咕咕叫,實在是有失儀態。 他已喝過神禾汁液,卻終究不能解餓,一生從未像今天餓得這麼狠過。 伊山近與當午相視微笑,他們自從得到神禾認可後,受了神禾青氣,只覺腹中飽脹,再也不會覺得餓,反而神采奕奕,精力十足。 「好餓啊!」湘雲公主揉著眼睛從屋裡走出來,漂亮的衣裙穿得整整齊齊,遮住了濕潤的飢渴嫩穴。 她的胃像她的嫩穴一樣飢渴,眼巴巴的看著伊山近,可憐兮兮地問:「找到吃的了嗎?」 伊山近猶豫著點頭,卻不知道是不是該拿來給她吃。湘雲公主已經喜出望外地撲上來,揪住他的領子大叫道:「給我,我要吃,我要吃!」 碧瑤乖巧的帶領著大批精靈女孩,頭上頂著大大的海碗,拍打著翅膀送到餐桌上。 那碧綠色的海碗卻是葉片質地,裡面盛滿了鮮紅和潔白米粒,散發著熱氣和飯香。 湘雲公主兩眼閃爍著幽幽綠光,縱身疾撲到餐桌麼,抄起碧莖筷子,拚命大吃起來。 太子卻跳起來,失聲喝道:「不要吃!這米怎麼是血紅色,難道有什麼古怪?」 「這是神禾賜下的,吃完以後,毒蜂的毒性就會解除。只是有時效限制,和另一個祈願同時失效。」碧瑤解釋道,又好心地問:「你要不要吃一點?」 看著妹妹抱著海碗吃得那麼香,太子潔白如玉的俊美面龐上也不由得升起欽羨之色,掙扎了一下,還是點頭道:「我不想吃紅色的,有白米飯吃嗎?」 「有!」媚靈歡笑著回去,將伊山近下身處掉落的白米粒收集起來,放到碗中,端來給他吃。 那白米粒雖然繼承了精液的乳白色,有些卻微顯黃色,汗珠化成的米粒味道也和別的米粒稍有不同,太子雖然飢餓,吃的時候充滿狐疑,不知道神禾新長出來的糧食為什麼會有不同的味道。 他剛吃了一點,湘雲公主就已經撲過來搶了他的碗,拿著碧葉筷往嘴裡狂塞。不論是精液還是汗珠化成的米粒,都一股腦地塞進了飢餓的櫻桃小嘴裡面。 太子無奈地另要了一碗,這碗中的大米卻是神禾上生長出來的,吃起來極為香甜。即使沒有酒菜相配,餓狠了的太子也將它吃得一乾二淨。 等到他吃飽放下碗筷,湘雲公主卻已經撐得趴倒在餐桌上,打著飽一隔呻吟道:「好飽,我再也吃不下去了!」 她的食量本來就不大,雖然是餓了好久,還是沒法吃掉兩大碗飯,現在碗裡還剩了一小半白米飯,沒有吃盡。 她隨手一揮,懶洋洋地道:「這碗飯撒下去吧,我已經不用了。」 伊山近看到她如此浪費自己辛苦造出來的珍貴飯食,不由大為憤慨,沉聲道:「你可曾聽說過那兩句詩?」 「什麼詩?」湘雲公主趴在桌上懶散地問。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想到自己在神禾下辛苦地與當午大幹,汗滴禾下土,才好不容易有這些糧食,伊山近不由心生感慨,看向她的目光露出責備之意。 太子聽得臉龐微紅,伸手端過那半碗黃白米飯,大口大口吃下,一會兒就將它吃得精光。 畢竟餓了這麼久,剛有了吃的就如此浪費,即使是皇室貴胄也總有些不好意思。 剛把最後一口吃完,突然聽到咚的一聲,湘雲公主仰天跌倒把椅子也帶翻了。 太子吃了一驚,慌忙上前扶住,卻看到她緊閉美目,沉沉睡熟,怎麼也喊不醒。 碧瑤上前阻止道:「貴客不用著急,這位貴客只是吃下神藥,導致昏迷,過一會兒醒來後,身體裡面的蜂毒就都消除了!」 她是神禾中生出的精靈,對於神禾的意旨都有能領會,自然能明白許多事情。 太子半信半疑,抱著妹妹枯坐在屋中,耐心等她醒來。 伊山近反正也沒什麼事,就陪著他在這裡等。神禾雖然透過碧瑤之口答應了他回國的請求,但還需要等上一天,到傳送的仙法陣繪製完成後,幾人才能一同回去。 空間傳送,最耗法力,其中玄妙與天地契合,即使是神禾也不能隨意處置。 許久之後,湘雲公主才微有動作,長長的睫毛緩緩抬起,露出了充滿驚恐侮恨的美麗雙眸。 她小心地抬頭,看了看自己的兄長與旁邊的伊山近,突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奮力掙開太子的懷抱,撲倒在地面上,哭得痛不欲生。 太子大驚,上前正要扶住她,卻被她纖手奮力一推,嘶聲尖叫道:「不要過來!」 她抬起梨花帶雨般的清麗面龐,用顫抖的潔白玉手指著太子和伊山近,痛苦悲泣道:「你們都不是好人!都只想佔我便宜,把我、把我……」 她伏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哭聲撕心裂肺,已經是痛苦到了極點。 伊山近與當午面面相覷,都想不到湘雲公主淫毒一去,立即哭得如此傷心。 太子手足無措,怒視著伊山近,顯然是把這事怪到了他的頭上。 伊山近被他瞪得坐不住,只好站起來,苦著臉道:「我去逮只毒蜂來,再蜇她一下就好了!」 他拔腿就要走,氣得太子手腳發顫,卻又拿他沒辦法。 當午慌忙上前拉住他,看著湘雲公主哭得那麼傷心,也頗感為難,最後只好硬著頭皮走上去,扶起她走到內室,柔聲勸慰。 太子與伊山近在外面,大眼瞪小眼地乾坐著,都豎起耳朵仔細傾聽,漸漸聽到湘雲公主哭聲漸弱,卻是撲到當午溫暖的懷抱中傷心抽泣,直哭得肝腸寸斷,最終暈去為止。 伊山近坐在那裡,默默呼喚美人圖中的媚靈,卻始終沒有回應,心中頗為煩惱。 突然,他的目光越過窗戶,看到庭院中的奇異花草之中,似乎有一株正是媚靈曾要他尋找的珍稀異草,心中大動。 他站起身來,正想過去看個仔細,碧瑤已經振翅飛到他的面前,慇勤歡笑道:「貴客,你需要些什麼,都可以交給我們去辦!」 她美麗的眼睛凝視著他,其中蘊含深情。 從她出生以來,面對的就是神禾內部的花草、精靈,從未見過外人。這一次卻承受伊山近這麼大恩惠,將香舌伸到他尿道中,吸取了那麼珍貴的液體,對她的生長發育起到了脫胎換骨的重要作用,不由自主將情意傾注在他的身上,目光總是跟隨著他,恨不得能為他做所有的事情。 「那正好,我這裡有些藥草的名單,你能不能幫我採一些珍稀藥草,讓我帶走?」 「貴客儘管放心,這裡有許多藥草,你想要什麼樣子的花草儘管吩咐,我們一定盡快採來交給你!」 伊山近喜出望外,伸出手去,以兩根手指拉著她纖巧的小手,走到花叢中, 經驗故事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