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佳怡17 重口令|日本骚货撸一撸|日本骚货穿什么旗袍
业务邮箱
JXMXiNLf@yahoo.com
無心插柳柳成蔭 <等待續集>
無心插柳柳成蔭 <等待續集>

文章内容

intro
最近學校的事情很忙,大多數時候都是學習渡過的,考研的壓力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了,幾乎沒有時間和女友在一起。為了能更好的復習,也為了能省錢,我和同宿舍好友還有一對情侶(是我臨時找的合租夥伴,基本不說話)一起出去租了房子,我倆住在一間房間,剩下的兩人在另外的房間。 今天天色灰濛濛的,我看樣是要下雨了,就沒去學校學習,安心在房間裡學習。不一會我的好朋友兼室友張鵬就回來了,看他臉色不怎麼好,我便說了句:「又吵架了?」他沒好氣的把書包一扔,說:「女人他媽的煩死了,怎麼說都不通。」 我說:「你這理由也太假了,說什麼考研怕影響學習就把人給甩了,誰會同意。再說你真想好了?我覺得楊思思可沒有林可欣好看。」 原來室友最近看重了一個女孩,就想甩掉女友林可欣,理由是考研需要集中精力,林可欣當然不幹,天天鬧。我女朋友和林可欣是一個宿舍的,所以我們四個都很熟。 正說著,室友的電話響了:「喂?啊,我在宿舍呢(雖然出來租房子,但我倆還是習慣性的叫宿舍),什麼?你要來?別……我今天有事,馬上就要走了。沒騙你,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學院有點事,我要出去,你愛信不信。」說罷就掛了電話。 我幸災樂禍的說:「怎麼樣,纏住你不放了吧?」話說回來,室友長得可以用帥哥來形容,人又體貼,所以很招女孩子喜歡,加上他家很有錢,在學校又是輔導員,所以追者無數。去年林可欣憑藉魔鬼的身材和天使的面容加上優秀的家世,從眾多追求者中脫穎而出,但室友依舊是朝三暮四,才一年就看中了別的女孩。 以前兩人在臥室裡親熱的時候,無奈我就不得不出去,有時我也會故意走得慢點,不一會就會聽見裡面濃重的喘息聲和女人嬌笑的聲音,每次都讓我慾火焚身,每次都毫不猶豫的找女友去,心裡想著林可欣赤身裸體的樣子,和女友做起來倍感賣力。 林可欣160的身高,擁有著魔鬼的身材,尤其是臀部,極其挺翹,一雙D罩杯的奶子,每次看得我都流口水。因為我女友的奶子不是很大,所以我每次只能用眼睛強姦林可欣的奶子獲得快感,每次摸女友乳房的時候,腦海裡也是林可欣那碩大、圓潤的乳房。 聽說林可欣要來,室友頭痛得不行,而我卻樂開了花,我還是非常喜歡見到林可欣的。這時室友實在坐不住了,他起身穿衣服要走,對我說:「她來了你就說我有事先走了,她要等的話就說我很晚才會回來。你儘量安慰安慰她,讓她快點接受現實。」 「我操!我不,女人最麻煩了,你自己解決吧!」我很不情願,有誰會願意解決這樣的麻煩事啊?況且室友這頭完全沒理啊!難道也要我說為了考研? 室友急急忙忙的穿鞋走了,臨走還不不忘囑咐我:「拜託了,兄弟。」我一個頭兩個大,雖說林可欣長得好看,但脾氣是出了名的大,我還真有點怕她,還讓我安慰她,這不是要我命嗎? 我正頭痛呢,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聲音很輕。我想,不會這麼快吧?我去開門,果然是林可欣,只見原本清純、可愛的鵝蛋臉現在掛著兩隻紅紅的眼睛,像兩個紅燈籠一樣,顯然剛剛哭過。 林可欣見了我也有點不好意思,輕聲問了句:「張鵬呢?」 看見林可欣可憐的摸樣,我想是個男人都會憐惜,可惜張鵬不會。愣了一下我才反應過來,咳嗽了一聲說:「剛被叫走,有點事。」我沒動也沒請她進來,意思很明顯:張鵬不在,你先回去吧! 但林可欣也沒動,低著頭呆呆出神,這樣子真是叫我發狂。林可欣今天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一條短短的粉紅裙子,顯然是精心打扮過的,只有哭紅的雙眼不太協調。大美女不動我也沒辦法,可是我又不想讓她進來,天知道我該怎麼安慰她。 突然林可欣低聲說了句:「我進去等他回來,好嗎?」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時的林可欣絕對是個古怪精靈,這是我第一次見她這麼溫柔的說話,我一時愣了,心裡在狂喊:『不要讓她進來,女人很麻煩的。』但嘴裡卻說:「噢,好的,請進。」說話的時候我想,自己一定是瘋了。 我把她請進了我們的臥室,因為和另外的一對情侶合租,所以我們一般不在客廳逗留,況且這裡她也應該很熟悉了,多少次他倆翻雲覆雨都是在這小窩裡。她進來後徑直坐在了室友的床上,纖細的小手溫柔地撫摸著室友的床單,不知道她是想室友還是想和室友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日子。 看著她安靜地坐在那裡若有所思,我也靜靜地看著她,因為嘴笨的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況且這樣還能看著她那圓潤、挺直的乳房。 看著看著,我覺得下體有了很強的反應,撐起一個很高的帳篷,幸好她在那愣愣的發呆才沒有看見我的囧態。我站起身來,因為我不敢再看了,因為再看下去,我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我站起來引起了林可欣的注意,她擡起頭來看著我,由於屋子實在太小,所以除了兩個床只有一張桌子,我實在不知道要幹什麼。這時我突然發現林可欣的臉微紅了一下,稍縱即逝,然後又低下了頭,我才意識到下面的帳篷依舊很大。 我很尷尬,由於中間地方太小,所以我站起來和坐在床邊的林可欣僅有一步之隔,我的失態當然她全看在眼裡了。我臉也紅了一下,連忙又坐下。 這時林可欣說話了,依舊是很輕:「他是不是看上別的女生了?告訴我,她是誰?」女人也不傻,果然猜到了,但我還得繼續幫室友隱瞞啊! 我說:「沒有的事,他怎麼會是見異思遷的人呢?其實他還是很喜歡你的,只是現在都在關鍵時刻,他也是為了你倆的將來才這樣的啊!」這藉口連我都不信,但也沒辦法。 林可欣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她呆呆的看著書桌,輕聲問:「書桌上的筆筒呢?」 我嚇了一跳,女人還真是細心啊!那個筆筒是上次我們四個出去唱歌回來時林可欣看見的,是一個多啦A夢的筆筒,林可欣很喜歡就買給了室友。從那以後那個筆筒一直放在桌子上,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室友給仍了,連我都沒有注意到,她居然發現了。 張鵬床邊的牆上還貼著兩人各種各樣的照片,有旅遊時拍的,也有實習的時拍的。只見各種各樣的照片默默地訴說著兩人過去的甜蜜,可惜現在已是物是人非了。 我實在不善於說謊,索性就什麼都不說了,於是氣氛更加尷尬,我連看她胸的興趣都沒有了,畢竟她傷心成這樣,我再禽獸也不能這樣啊!一時間,小屋子裡誰也不說話。 還是可欣先打破寧靜的,她說:「我收拾收拾東西,不是我的,想得也得不到。」我看出她眼中的傷心,尤其說最後一句話時,淚水又一次湧到了她的眼眶中,但沒有落下來,她忍住了,看得我差點衝動過去摟住她。 她默默地站起身來,在室友的櫃子裡找著自己的東西,我知道她已經決定離開室友了,我也鬆了口氣。我語無倫次的安慰著她,說的什麼連我都不清楚,因為她跪在床上在櫃子裡找東西,挺翹的臀部正好對著我,短小的裙子根本遮不住渾圓的屁股,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黑色的絲蕾內褲,應該是為了室友專門穿的吧,我不禁嫉妒死室友了,這麼性感美麗的女友居然說不要就不要了。 我的下面再一次撐起了帳篷,我看得眼睛都直了,突然她身體顫抖了一下,我趕忙移開我的目光,裝作整理書桌。我偷偷的看她,只見她拇指和食指捏著一條粉紅的蕾絲內褲,身體明顯在發抖。我很迷茫,拿著自己的內褲你抖什麼?難道這內褲還有什麼特殊的含義?我不解的看著她。 好一會,她才緩過神來,看著我。我看見她的眼裡像是要噴出火來一樣,難道她發現我偷看她的內褲?那是她故意給我看的…… 我下意識的後退一步,眼裡充滿了恐懼。說實話,平時的林可欣脾氣很火爆,我很害怕她,這可能也是室友不喜歡她的原因之一吧!但今天她一直都細聲細語的,所以我稍微大膽點。我想:『完了,完了,憑她那火爆脾氣,一定把我撕了,萬一跟我女朋友說,我豈不是連女朋友都沒有了?』我害怕極了,但還是故作鎮定。 她看了我一會,突然將粉紅的內褲扔到床上,抱頭痛哭,我一時不知怎麼辦好了,她這突變讓我瞬時大腦短路。不過我很快就反應過來,走過去輕輕的拍拍她的背,說:「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別哭了。」我還是很害怕,畢竟偷看人家的內褲,我是怎麼也說不清的。 但她依舊在那哭,我也慌了,連忙說:「我不好,你別哭了。」她突然擡起頭,雙眼裡滿是憤怒和哀怨,問:「這內褲是誰的?」我一時懵住了:「啊?」幸好我反應夠快,突然意識到那條粉紅內褲不是她的,難道是楊思思的? 我想起來了,今天上午張鵬沒有去上課,因為楊思思突然大清早的來找他,害得我不得不很早就起來去學校復習功課。難道他倆在這兒做愛?我突然恨起張鵬來了,花心可以,也不能這麼無情無義啊!但我還不能告訴她楊思思的事情,因為楊思思和林可欣可是高中同學,大學又是同一所,感情好得不得了,這件事我是非常的反感。 我在腦中急速的搜索著該如何回答,這時她轉過身來,跪坐在床上,眼睛睜得大大的,直直的看著我,像要吃了我一樣。我心想,這不說出個所以然來,她肯定是要吃了我的。本想推給我女友,但想不可能啊!首先我女友的內褲怎麼會在張鵬的櫃子裡?放錯了也不對啊!第二,我女友和她是室友,她回去一問不就全穿幫了? 我低下頭儘量不去接觸她的目光,腦中急速的搜索著如何回答,心裡把張鵬的祖宗四代都問候遍了。由於時間不允許,所以只問候了四代我就想出了天衣無縫的回答。 「是……是……是我給楊靜(我女朋友)買的,剛剛你來之前,我……我在張鵬床上和他正看黃片呢!他走了以後我沒忍住,就……就……就……」說到這裡我偷偷的看了眼內褲,發現內褲雖然被團在了一起,但上面還是很乾淨的,看來早上兩人先把內褲脫了才做的,於是我補充說:「但……但我沒那個什麼,僅僅那個什麼……」 我想著,這種情況下「那個什麼」這種模糊的回答最能給我找台階,萬一以後事情敗露了,我也可以一推365不是。我說著,只見林可欣的目光柔和下來了,我心想老子這回被張鵬害慘了,只能獻身救他了,看他將來要怎麼回報我。 由於我和張鵬友早就有看黃片的習慣,也不是什麼秘密,她倆早已知道,所以我這麼說,她沒有不信也沒有鄙視我的意思;況且為了考研,我確實已經一個多星期沒見楊靜了,我想她也應該瞭解。 只見她又溫柔地拿起了內褲,塞給我說:「去洗洗吧!楊靜喜歡乾淨的,她還沒用呢,你先用了。」她似笑非笑的說著,臉上微紅,看來是信了。 她又繼續去收拾櫃子了,我擔心得不得了,萬一她又從裡面拿出什麼東西,我怎麼辦?總不能都說是我的吧?我焦急的說:「要不你先歇一會,一會再收拾吧,也不急。」我心想能拖一時是一時。 她回答:「沒事,我不急,只怕有人急。」我想,女人還真是感性動物,這都能聯想到張鵬去。 此時她又跪了起來,黑色的蕾絲內褲繼續對著我,我心想裡面管它有什麼東西,跟我都沒關係了。看著被內褲緊緊地包裹著的挺翹屁股,我心裡莫名的燥熱和衝動,確實我也一個多星期沒下火了。 她繼續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猛然擡頭時碰到櫃子的上邊,痛得她大聲叫了出來,我著急的去看她的傷口,還好只是撞紅了。其實也沒什麼事,但女人就是嬌氣,這時候你更應該多問問,這樣女人會覺得你很細心,這是我從女友那裡總結到的經驗。 我連忙爬上床,雙手握住她的傷口,說:「沒事吧?怎麼這麼不小心。」我又拿出了我的拿手好戲,不斷地吹,她則像隻溫順的小貓一樣靠在我懷裡。我興奮極了,美女靠懷,於是我多吹了一會。 可是我感覺她的身體又開始抖動,難道又要發怒了?我嚇得趕緊扶起她,此時我看到她滿臉都被淚水浸濕了,她雙眼緊閉,只差哭出聲音了,嘴裡呢喃著:「為什麼連門也欺負我……」 此時我被深深打動了,看來這次她受了很大的傷,我又一次摟住了她,像她男朋友一樣安慰著:「沒事,沒事,都會過去的。」她也靠著我不動。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走著,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況且我也非常樂意摟著大美女。她漸漸地停止了哭泣,安靜的靠在我懷裡,我說不上帥哥,跟室友比是差遠了,170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讓我顯得很平庸,所以我比其他男生更多了一分耐性,尤其對漂亮女人的耐性。 又過了一會,她輕輕的擡起了頭,離開了我的身體,我不禁有些失望。我們倆此時相對著跪坐在床上,她羞澀的看著我說:「謝謝你!」我臉也紅了:「沒事,沒事,老朋友了,客氣啥?呵呵!」我明顯感覺到心跳加速,因為雖然經常見,但這是第一次對坐著,一時間我倆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我心裡有一個衝動:抱她!抱她!但顯然我是有色心沒色膽,心裡喊了半天卻不敢行動。此時她想要站起來,我心裡哀歎:這就是命啊! 可她剛要站起卻突然倒向了我懷裡,原來她跪得久了,雙腿有些麻了,沒站起來。我心裡大喊:『這就是命啊,這就是命啊!』如果這個機會要再錯過了,就對不起老天爺了。 她重重的倒在了我懷裡,我趁勢也躺了下去,這樣正好我們四目相對。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壓在了我身上,由於夏天,天氣較熱,我只穿了短褲,我想此時她一定能明顯感覺到我下體堅硬地頂在她的小腹上。我們四目相投,兩人的臉都是紅紅的。 她輕聲說了聲:「對不起!」就要起身,就在這時我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她的雙肩,不讓她起身。此時的我心都快要跳出來了,但我顧不了那麼多了,左手緊緊地摟著她瘦削香嫩的肩,右手由她的後背滑到她那挺翹的臀部,輕輕的揉搓起來,嘴上也不閒著,竟微微擡頭,想要吻上那性感的紅唇。 她拼命地閃躲著不讓我得逞,嘴裡說:「你幹什麼啊?快放手。」下體也在不停地蠕動,想要從我身上下來,擺脫我的右手。但這無異於火上加油,蠕動的下體不斷摩擦著我堅硬的肉棒,使我的大腦瞬時間短路,膽量也大的出奇,我突然一個迅速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深情的看著她。此時她也不動了,也詫異地看著我,我猜想她一定在想:這是平時脾氣好的劉軍嗎? 現在我可不管那麼多了,溫柔地挺動著下體,使下體在她兩胯之間摩擦著,左手把住她的右肩,好讓她不能亂動,而右手居然隔著T恤和胸罩撫摸起她的挺翹的乳房,雖然隔著衣服,我還是能感覺到她的柔軟和挺翹。 她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愣在了那裡,直到我的右手才讓她反應過來,她激烈地反抗,我才發現原來女人有那麼大的力量。不知道是我體質弱還是她的力氣大,我漸漸壓不住她了,我們兩人激烈地在床上掙紮著,沒說一句話。 正當我要放棄的時候,她不動了,興許是累了,我也累得夠嗆,我們兩人都累得氣喘籲籲。我看著她,突然兩行清淚又從眼角流了出來,她放棄了抵抗,但我也索然無味了,我輕輕的親了親她的臉頰,說了聲對不起,起身準備離開。 突然,她說了句:「抱著我。」 「啊?」我沒反應過來。 「抱著我。」她緊閉著眼睛又重複了一遍。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看著她,她沒有睜開眼睛,依舊不動,我想,老子今天就瘋狂一回!於是我又躺了下去,但我不敢壓在她身上了,我側躺在她身旁,輕輕的摟著她,鼻中聞著她的體香。突然她翻過身來,瞬間趴在我身上,在我右肩上狠狠咬了一口,很痛,但我不敢叫,我想這是我應得的報應。 咬了很久,我從痛變得麻木,又從麻木開始痛起來。很久她終於鬆口了,我看了看我的左肩,兩排紅色的牙印深深的印在我的左肩,牙印中隱約滲出血來。 「對不起……」她輕聲的說。我看不見她的臉,她的臉被披肩長髮蓋住了。 「本來就是我的錯,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對不起!」這時的我早已經冷靜下來了。 我剛要再說什麼,突然她低頭吻住了我的嘴。那一刻,我覺得世界都不真實了,我居然吻了她的唇!但我心一凜,她不能又要咬我吧?我有些擔心,但她那柔軟的唇讓我將擔心拋到了九霄雲外。 潤軟飽滿的紅唇,我想念多時的紅唇……漸漸地我發現她的唇動了,我倆溫柔地吻著,丁香似的香舌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伸到了我的嘴裡。我貪婪地吃著她的每一滴津液,甘甜的津液讓我忘情地吻著她,同時下體不時地向上頂著。 她笑著擡起上身,雙手撥了撥頭髮,露出迷人的臉龐和含情脈脈的眼神,笑著說:「又在壞了,小心我把你右肩也咬了。」此時我躺在床上,仰視著她,她迷人的臉龐使我不假思索的回道:「全身被咬了我也心甘。」這是我內心真實的想法。 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復了笑容。她現在騎坐在我身上,屁股正好坐在我堅硬的下體上,有說不出來的舒服,我看著她含笑的臉龐,很美,說真的,太美了,我的下體又不老實的向上微微挺動。 這時我的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沿著她那光滑、細膩、修長的美腿滑向了纖細、沒有一絲贅肉的細腰,我明顯的可以感覺到她身體顫抖了一下。見她沒有反對,我的膽子更加大了起來,由細腰逐漸撫摸向小腹,此時我的手心都是汗水,在她小腹上滑滑膩膩的撫摸著。 她俏臉通紅的看著我,性感的嘴唇微張,輕輕的呼著氣,挺拔的雙峰微微喘息。看來她還沒從剛才的激吻中恢復過來,我趁機把雙手由小腹遊弋到她那光滑的美背上,像是按摩一樣,輕輕撫摸、揉捏,看得出來她也很是享受,喘息慢慢地恢復平靜。 我看著她,心和手一樣在向上、向上,不斷向上……此時我口乾舌燥,心跳像原子彈爆發一樣激烈。看著她的俏臉,我心一橫,右手拇指和食指一夾一鬆,她的胸罩扣子就被我輕鬆解決掉,她一聲驚呼。 我想她也在防著我,但沒想到我居然可以兩根手指就把扣子解開。我心想,我女朋友的乳罩不知道解了多少次,我可以很輕鬆的就解開她的胸罩,我感歎:「多學一個技能,走到哪裡都有用啊!」 林可欣雙手緊緊護住胸口,不讓胸罩掉落下去,羞紅的粉臉詫異地看著我。我一個翻身再次將她壓到下面,現在我可顧不了那麼多了,我粗暴地像她索吻,左右趁她倒下的時候已經從T恤下襬伸到裡面,緊緊地握住了她那堅挺、渾圓的乳房。 我異常興奮和緊張,心快要跳出來一樣,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乳房。同時她也反應過來,用手緊緊地壓在我手上想要拿開,但卻適得其反,反而使得我手上的壓力更加大地壓向她飽滿的乳房上了。 她嬌喘的說:「不要……你要適可而止。」 「林可欣,我從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上你了,只是你根本不注意我而已。」我邊說邊向她吻去,可她的頭總是躲來躲去,總是差一點卻又吻不到。 我的右手開始在她的光滑的大腿內側撫摸,她本能的夾緊又鬆開那迷人的美腿,總是吻不到,於是我改變了策略,開始吻她那美麗的脖頸。脖頸是女人的敏感地帶,她嬌笑著,縮著脖子不讓我得逞,趁著時機我可以更好地撫摸乳房,並且我的手也觸碰到了神秘的地帶,隔著內褲開始撫摸、擠壓。 林可欣開始故此失彼,她緊夾著雙腿,不讓我的手得逞,於是我開始了搔癢策略,在她身上亂摸,她被癢得嬌笑不已。 我們糾纏在了一起,有時她被癢得會放開雙腿,我就趁機伸了進去,但馬上她又會夾緊雙腿,於是我的手緊緊抓著內褲的底部,想趁亂把內褲扯下來,可她就是不讓。 「流氓……哈哈……別弄了……癢死了……別扯我的內褲……哈哈哈……」林可欣氣喘籲籲的嬌笑。我不理她,繼續我的動作,突然只聽「撕∼∼」一陣聲音,我嚇了一跳,她也立刻坐了起來,原來我倆拉扯的力量過大,內褲撕壞了。 林可欣怒視著我,像要吃了我似的,我嚇了一跳:「呃……我不是故意的,這……這也太不結實了吧?」我試著解釋。「你還說?」她怒氣沖沖的看著我,但這時的怒火裡我明顯可以感覺到不是怒火,應該叫慾火比較貼切。 而我的眼睛卻看到了她的私處,細細軟軟的毛、粉紅寬大的陰唇,陰唇上到處散落著亮晶晶的液體。她「啊」的一聲驚醒,趕緊緊閉雙腿,連脖子都被羞得通紅。我吞了口口水,她氣得過來捶我的胸,但女人的力量是可想而知的。 這時她嬌羞的說:「不行了,你連你朋友的女友也欺負?」聽到這裡我一下子愣了,是啊!她是張鵬的女友啊!但隨即一想:『已經不是了啊!』 我的理智再一次被精蟲戰勝了,我無奈地拿出堅硬的下體,衝向她問:「我是沒問題,關鍵是它怎麼辦啊?」她被嚇了一跳,沒想到我會把黝黑的肉棒拿出來,趕緊側過頭不看我。 我也被短褲束縛得難受死了,趁機直接把短褲和內褲都脫掉,她忙說:「你要幹什麼?快穿上,要不……要不……」說到後面時聲音極小,我好奇的問她:「要不怎麼樣?」 「要不你再用它來一次。」說著,可欣把剛才的粉紅內褲扔給了我。不提它還好,一提它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我把內褲一扔,向她撲了過去,把她再一次壓在了身下。 正在這時,門口響起了腳步聲,我倆都嚇了一跳。我現在赤裸著下身,身下壓著林可欣,而且她由於短裙太短了,早已被我弄得捲到了腰際,所以也是赤裸著下體和上身,剛才搔癢時胸罩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掉落了,而白色的T恤也已經捲到了胸部上面,現在的姿勢別提有多淫蕩了。 我倆嚇得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只能等待著末日降臨,可是腳步聲還在動,沒有停留下來,一直走到了隔壁,只聽門響,腳步聲也沒有了,原來是隔壁的室友回來了,可嚇死我倆了,我倆都能看出對方的恐懼。 驚嚇之後我的色膽又回來了,可她說什麼也不幹了:「放開我,你放開我,一會張鵬回來怎麼辦啊?」我可不肯,到手的美人怎麼有跑了的道理?我連忙捂住她的嘴,在她耳邊輕聲的說:「小點聲,這屋子的隔音可不太好。」 這招果然湊效,聽到她不敢大聲說話了,小聲說:「快放手,不能這樣。」我顧不了那麼多了:「就親親,我保證什麼都不幹。」聽了我的話,她似乎楞一會,算是默認了,輕聲說:「就親親啊,你要說話算數。」我忙著親她粉嫩的乳房:「嗯,還有摸摸。」 「你……」她還沒說完,我就貪婪地親著她的乳房和紅唇,左右手也忙得不亦樂乎,林可欣被我弄得嬌喘連連。而我的下體也不閒著,像做愛一樣不停地聳動,林可欣似乎也放棄抵抗了,慢慢地竟然雙臂緊緊地摟著我,我更是開心。 小屋畢竟熱,我擡頭脫掉了最後的襯衫,一絲不掛的和林可欣貼在一起。在我的慫恿下,她也脫掉了T恤,只剩下捲在腰際的短裙,我倆相當於赤裸相對。 我還是比較守規矩的,只是親和摸,沒有做別的事情,但下面好像不想就這麼結束,下體不停地摩擦著林可欣肥厚的陰唇,我心想:『看你能撐多久!』我甚至能感覺到陰唇中不斷流出淫水,淫水已經浸濕了我的龜頭。 我不停地聳動下身,龜頭時有時無地摩擦著嬌小的陰蒂,只見林可欣雙目微閉,性感的紅唇大口的呼著熱氣,滿臉緋紅。我覺得時機快成熟了,於是感覺著洞口的位置,聳動著屁股向前一挺,準確地進入了禁區。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不停的摩擦使洞口異常濕潤,所以我輕而易舉地突破了關卡,但進去以後我就不行了,我沒想到林可欣的小穴這麼緊,要不是我有很豐富的經驗,早已是噴湧而出了。林可欣也是一驚,不知是舒服還是疼痛,長長的呻吟出來:「啊……」 嫵媚的呻吟加上緊嫩的小穴,差點讓我剛插進去就繳械投降,我內心突然對張鵬有點佩服了,沒想到林可欣的小穴如此緊。可林可欣卻不幹了,不停地捶著我的肩,說:「你說話不算數,怎麼進來了?你討厭,你叫我怎麼見張鵬?」 我可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為她捶我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夾緊了雙腿,這可要了我的命了,剛穩定的下體被那麼一夾,更有噴湧而出的感覺了。現在我只能分散精力,不去想淫穢的事情,儘量想別的,也就沒聽進去她的低聲喊叫。 我一動不動的停在那裡(不是我不像動,實在不敢動),儘量保護著我男人的最後尊嚴,她自顧的在那裡自言自語,我是沒聽進去。過了一會我感覺下體沒那麼強烈了,雖然小穴依然很緊,但我適應了,並有了心理準備,而且我感覺到林可欣的下體已經是洪水氾濫了,淫水不停地從緊嫩的小穴流向床單。 此時的林可欣說話都有些喘息了:「流氓……快……快……」但我已經清醒出來了,笑著學她的樣子說:「快……快什麼啊?」她說:「快……快拿出去,在裡面好難受噢!」我故意說:「難受?那拿出去了不是更難受?」可欣嗔道:「討厭……討……厭!」 我感覺她的雙腿沒有剛才夾得那麼緊了,而且她那有彈性的挺翹臀部也微微擡起開始左右輕輕慢慢地挺動。沒有了剛才激烈的反應,我突然想戲弄一下林可欣,於是開始試圖將肉棒慢慢的往外抽離,隨著我每往外抽一點,我都明顯感覺到有淫水隨之濺出,而林可欣則是大聲喘息著,雙目緊閉。 抽到快到龜頭時我就不動了,然後再重重地插進緊嫩的陰道裡,突然而來的衝擊使林可欣大聲呻吟:「啊……」隨即又趕緊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怕被旁邊屋子的人聽到。 我得意地看著她,並漸漸地加快了抽送動作,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插入,每次龜頭都能深深的頂住她的花心,林可欣被我幹得嬌喘連連,又不敢發出聲音來。我右手大力地揉搓著她挺立的乳頭,下身用力地挺動著,隨著我的挺動,林可欣那圓潤、飽滿的乳房像配合我的動作似的劇烈晃動,她那兩隻潔白的臂膀蜷縮在胸前,從外側將兩隻漂亮的小白兔壓在一起,中間出現深深的乳溝。 看著她那嬌羞的摸樣,我異常興奮起來,不斷加大抽插力度,不知什麼時候起,她的雙腿已經成了一個大大的M型了。結合處發出陣陣水聲和撞擊聲,「啪啪啪……」的聲音開始在小屋中迴響起來,她一直忍住不發出叫聲,只是一直在「嗯……嗯……」的小聲呻吟著。 「啪啪」的聲音越來越大,我也有點擔心被隔壁聽見,但又莫名的想讓他們聽見,但是我還是開始放慢速度,慢慢地抽插起來,因為長時間的大力抽插讓我又有想射的感覺。林可欣一下子長長的舒了口氣,美眸微睜。 我在慢慢抽插的時候,左手撫摸她那光滑、富有彈性的左腿,右手則不停地扭捏她那早已挺立的乳頭,每當我扭捏乳頭時,她都稍大聲的呻吟著,讓我很有成就感。 我的肉棒不是很長很粗,但有些持久力,這是平時訓練的成果,我在做愛時一旦想要射的時候就會想些其它不跟做愛有關的事情,這樣我的持久力就會比一般人要好,也算是彌補我陰莖不長不粗的缺點吧! 這時我又有要射的感覺了,說實話,林可欣的小穴真的不是一般的緊,再加上隔壁有人,她還是張鵬的原女友,我興奮得要死,可就這麼結束我也不情願,於是我停住不動,身體慢慢地趴在她身上,她也睜開雙眼迷離的看著我,那意思不說我也知道,肯定要問我為什麼不動了?從剛開始插入後她就一直沒說話,也許是怕尷尬吧,畢竟平時我們都還算是保守的。 我親吻著她性感的紅唇,這次她沒有躲閃,很配合的和我親吻起來。我將她的手臂從胸前移開,讓她抱著我的背,我緊緊地貼著她,我終於可以感受到她挺拔、飽滿的胸部摩擦我的胸的感覺了,我今天終於實現了多次的意淫了。 我激情地親吻著她性感的紅唇,肉棒全根沒入她的體內,並以根部為基礎做360度旋轉。我發現這麼做甚至比剛才我激烈的抽插更能刺激她,只見我親吻著的唇中發出激烈的呻吟聲,要不是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唇,她已經喊出來了。 只聽到她發出「嗚……嗚……」的呻吟聲,而她此時下體也不斷地扭動,配合著我的旋轉。她下體不停的扭動使我本來想放鬆的肉棒又一次被滑嫩的壁肉緊緊地包裹起來,我無奈地停止了動作,深深的喘籲著,額頭上的汗水已經流到了臉上,可見我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氣。 我全身都壓在了林可欣的身上,低頭吻著她的香肩,我感覺到此時我倆渾身都是水,身上的應該是汗水,至於大腿根部那估計就什麼水也有了。小屋一下子安靜下來了,只能聽見我倆深深的喘息聲。 此時她被我分開的雙臂也已摟住了我不算結實的後背,只聽她嬌喘著在我耳邊小聲的說:「你怎麼了?」我擦了擦額頭的汗珠,說:「沒怎麼,歇一歇。」她還想再說什麼,可最終忍住了。 就在此時我的電話響了,我摸到電話一看,嚇了一跳,是張鵬的!我猜想肯定他想回來了,卻怕林可欣在等他,就打電話問一下。林可欣看我臉色又變,也猜到了,她嚇得默不作聲。 我調整了一下氣息,直起身子接通了電話,果然電話那頭響起張鵬的聲音:「劉軍啊?在宿舍呢?」他這不明知故問嘛!其實我知道他想問什麼,於是故意大聲的說:「張鵬啊?我在宿舍呢!你的事辦完了嗎?」 我明明知道他沒有事情,這麼說就相當於說林可欣還沒走呢!現在是晚上9點了,我也怕張鵬回來看見,所以就故意說:「要不別忙了,可欣在這呢!她可想你了。」說到想的時候,我故意用力挺動了一下,林可欣馬上用手捂住了嘴,發出一聲低沈的呻吟。 自然我免不了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同時她也害怕張鵬回來,連忙用另一隻手向我連忙擺手,意思是別讓張鵬回來。我心想,女人還真是頭髮長、見識短,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張鵬一聽反應更快:「讓她先回去吧,我明天去找她。今晚真的不行,事情很重要,我估計得12點才能回去呢!」我聽到心中大樂,想:『他說12點回來,那就肯定不會早回來。』我看了看錶,剛9點,也就是說我還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和林可欣纏綿。 突然我心裡出現了一個邪惡的想法,便說:「你跟她說吧,我可勸不動。」於是把手機遞給了林可欣。此時林可欣像是受了驚嚇的小鹿一樣,雙手連擺,不停地向我使眼色,哀求的眼神讓我別給她。我無奈的把兩手向兩邊一橫,表示我也沒辦法。 此時電話裡傳出了張鵬的聲音:「可欣?可欣?」林可欣沒有辦法,憤恨的看了我一眼,調了調氣息,這才接起了電話:「喂?」 「可欣,可欣,你聽我說,我這有點忙,你等一下啊!可欣,啊?可以……可以……馬上就來,馬上就掛……」張鵬電話裡故意和別人說話,讓我倆聽到,好像他真的很忙,我心想,他還真能裝。 林可欣一言不發的聽著他說,要是以前林可欣的脾氣,早就和他理論開了,只是現在的林可欣用手捂住了話筒,因為我又開始動了,輕輕的、柔柔的,但這足以讓林可欣嬌喘的了。只見她不斷地用哀求的眼睛看著我,右手拿著手機,左手捂住話筒。 此時電話裡又傳出張鵬的聲音:「可欣?可欣?你怎麼不說話?」說實話,張鵬也很怕林可欣的,他肯定以為林可欣生氣了,他怎麼能想到此時他女友林可欣正在我的胯下低聲呻吟著呢! 電話裡不斷傳出張鵬的聲音,我示意林可欣接電話,並且我更加緩慢的開始抽動肉棒。林可欣看見我慢了下來,才放開左手,保持平靜的說:「我知道了,那你忙……啊……」一聲嬌呼傳了出去,緊接著她立刻關掉了電話,將手機扔在床上,雙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因為我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使得剛才她叫了出來。張鵬的電話讓我異常興奮,我感覺下體像要爆炸了一樣,更加堅硬、更加粗大了。我加速抽插,而此時林可欣也是大聲呻吟起來,我想隔壁肯定能聽見這麼大聲的呻吟。 「啊……輕點……慢點……剛才張鵬一定聽到了……以後……可怎麼讓我見人啊?」 「沒事,你就說剛剛撞到頭了。你看,你的頭現在還紅著呢!」 「你壞……你這不是讓我騙張鵬嗎……嗯……輕點……」 果然電話又急促的響了起來,跟我預想的一樣。我慢慢地停下了動作,拿起電話交給林可欣,可欣現在被我弄得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了,她當然不肯接了,雙目微閉,輕聲嬌喘的說:「不管他……繼續……」我嚇了一跳,這是平時的林可欣嗎?「嗯……別停……快……」說著,林可欣情不自禁地挺動著美臀,催促我。可我不能不接啊!不說清楚了,要是張鵬突然回來怎麼辦? 我無奈地接起了電話,「可欣,可欣……你怎麼了?」看來張鵬很是著急,當然這些話我不能讓林可欣聽到,女人最是感性的動物了。說實話,我還真是喜歡林可欣,我現在可不想他倆復合了。 我嘴上漫不經心的說:「你先聽我說,別著急你的工作了。可欣沒事,剛剛她不小心,頭碰到櫃子上了,現在好了。」 「噢,那讓可欣聽電話吧!」 於是我又把電話交給了林可欣,她知道沒辦法,不得不接了,於是拿起了電話:「喂?」 「可欣,你怎麼樣了?還痛嗎?」 「痛……」林可欣嬌嗔的說,眼裡卻一直看著我,說到痛的時候還狠狠地瞪了我一下。難道是我把她插痛了?於是我在旁邊小聲的問:「是舒服吧?」 「咯咯咯……」只聽林可欣嬌聲笑了起來。「可欣,你笑什麼啊?」電話裡的張鵬顯然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沒……什麼……」林可欣說話又喘了起來。肯定啊,因為我又在動了,此時林可欣的陰道異常濕滑,操起來毫不費力。 林可欣將手臂向右側伸直,好遠離自己的嘴,張大粉嫩的小嘴大口地呼氣,好讓自己不呻吟出來。「可欣?你怎麼了?怎麼喘得那麼厲害?」張鵬明顯有點著急了。 我有點怕了,一旦發現就不好了,於是連忙停下了動作。林可欣用力地掐了我手臂一下,忙去接電話,故意用生氣的口吻說,好掩飾自己劇烈的喘息:「沒什麼……我在收拾這裡的東西,太沈了,剛才說話的時候我正拎包呢!太沈了,我拎不動,差點摔倒。」我突然佩服起來,原來女人撒謊一點不比男人差。『楊靜應該沒這麼騙過我吧?』我想著,後背有一絲涼意。 「收拾東西幹什麼?你要走嗎?」我能明顯地聽出來張鵬說這話時故意壓抑住自己高興的樣子。林可欣當然也聽出來了:「你幹嘛這麼高興?我拿走了,你好讓別人放東西進來是吧?」林可欣說著就要發怒,想要起身,我連忙用雙手壓住她飽滿的雙峰不讓她起來。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反正我早就無所謂了,都被瞪習慣了。 張鵬那邊明顯有些慌亂了,張鵬果然怕林可欣:「劉軍那小子幹什麼吃的,怎麼讓一個女孩幹粗活?你讓他接。」林可欣什麼也沒說,把電話直接給了我,瞪著大大的美眸看著我。 我接過電話,「劉軍,嗯,她一個女孩子,你怎麼不幫幫她?」張鵬故意罵著我,其實是暗示我讓林可欣快點走。我答道:「嗯,我肯定幫,肯定幫,你放心吧!」說幫的時候,我故意加重了口音,並配合的用力把下體頂了兩下,害得林可欣眉頭微蹙,雙手緊緊地掐著我的手臂。 「那就這樣,我有事,先去忙了。」張鵬此時高興得好像馬上就要到天堂了一樣。「好的,那你先忙。」我趁機掛斷了電話。 一掛電話,我就用力地重重的抽插起來,剛剛的電話使我異常興奮,而且我發現現在這個位置正好是在林可欣和張鵬的各種照片下,看著床頭兩人甜蜜的照片,看著林可欣那清純、陽光的樣子,而此時她正在我的胯下嬌喘著,我感覺肉棒又大了一圈。 我大起大落地抽插著林可欣,用力地將她的美腿擡起放到肩上,從上向下重重的操著林可欣粉嫩、肥大的小穴。此時的林可欣也不像剛剛那樣極力控制、低聲呻吟,而是大聲的嬌喘呻吟著:「啊……好舒服……插快點……」 「哪……哪裡舒服啊?」我也喘得很厲害。「哪……哪裡都舒服!噢……」林可欣雙目緊閉,兩隻玉芝般的小手用力地抓著床單,十隻可愛的小腳趾用力地向下彎曲著,看樣子很快就要進入高潮了。 我看過很多黃片和色情小說,這時候一般男人都會繼續問下去,直到女人說出淫蕩的話為止,但我現在說實話沒那個心思,因為林可欣的小穴太緊了,我的肉棒就像被吸進去一樣,我承認自己的定力不足,要是她說出更淫蕩的話語,難保我馬上會一洩如注,此時的我還沒打算射精,只想一心享受性愛。 我把可欣修長的美腿放下,趴在她身上,我有個習慣,我要射精的時候會將身體緊緊貼住女友,因為我覺得這是最美妙的時候,兩人要完全結合。於是我緊緊地貼上了林可欣,林可欣也配合地用雙腿緊緊夾住了我的腰,並雙目緊閉,胡亂地吻著我,下身向上挺起使彼此的陰部緊貼一起。 我現在的汗水已經不停地滴落在她的臉上,下體如打樁機一樣,重重的、有節奏的抽插著,屋子中都是最原始的慾望,「啪啪啪啪」肉撞擊肉的聲音,加上「噗噗」的水聲,再加上我沈重的喘息。 當然其中最銷魂的還是林可欣的呻吟聲,林可欣現在完全不顧矜持的大聲呻吟著,呻吟中偶爾夾雜著發音不清的「嗯……好舒服……再快點……嗯……我要死了……」等聲音。四種聲音混雜在一起,我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聽的天籟。 聲音一直持續著,從最開始的緩慢到後來的急促,到最後的激烈,「啪啪啪啪……噗噗噗……」聲音響徹著整間屋子。而林可欣的呻吟到後來更像是喊叫:「啊……啊……啊……」伴隨著我抽插的頻率,大聲的喊叫著,而每一聲喊叫後面都帶有林可欣特有的顫音,使我聽了更加興奮。 而林可欣小穴裡分泌的液體也越來越多,我甚至能感覺到有液體噴濺到我的大腿上。每一次向外抽肉棒的時候,我都感覺她的小穴像小嘴一樣用力地吸吮著肉棒,不讓它抽出;而每一次進入時又像是撐開了層層的阻礙,最終撞擊到柔軟的小肉球上。 美妙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甚至我都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完全不受大腦控制:「嗯……操死你……操死你的小嫩穴……」 「嗯……好舒服……快點……大力操我……」看來林可欣也意識模糊了。 突然我覺得肉棒一陣酥麻,我覺得忍不住了,於是在她耳邊說:「我……我不行……了,你把腿放下,我拿出來。」林可欣聽後雙腿反而夾得更緊了,喘息著說:「不……不要……拿出來……射在裡面……人家是安全期……」 聽後我全身的血液都要沸騰了,於是更加加大力度,此時林可欣的美臀已經完全離開了床,腦袋用力地向後仰著,胸部高高的挺起。我只覺緊縮的陰道突然劇烈地收縮著,而林可欣的身體也劇烈地抖動,一股股滾熱的陰精不斷沖擊著龜頭。我感覺大腦一片模糊,在極度舒服的情況下馬眼一鬆,濃濃的精液隨即噴湧而出……我和林可欣緊緊地擁抱,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結束後我極其疲憊,看得出來林可欣也是,她嬌羞的哭了半天,說好羞恥,怎麼會做出這些事情。我當然是極力地安慰,說我早就喜歡她喜歡得不得了,總之,麻煩得要死。最後她被我哄回去了,10點40分回的學校。 林可欣走了以後,我連忙給張鵬打電話,不一會他就回來了,不過看他臉色不怎麼好,估計是累的吧!我隨意編了幾句就匆匆睡下,畢竟我心中有愧啊!他 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經驗故事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