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佳怡17 重口令|日本骚货撸一撸|日本骚货穿什么旗袍
业务邮箱
JXMXiNLf@yahoo.com
黑天使[未刪節][第一集]  上
黑天使[未刪節][第一集] 上

文章内容

intro
本帖最後由m82jkforum於2011-2-317:51編輯 第一集 第一章 求學記(上) 話說重洋萬里之外,海天交接之處,有一片廣袤神秘的未知大陸,名曰中洲。彼處天地初開,陰陽未分,人、鬼、龍、獸雜相共處,相安無事。聚居大陸中部的人類首先建立了君主制王國,國號“圣龍”。因其氣候宜人,土地肥沃,引得四方移民紛紛前來定居,在多民族共同的努力下,造就了一個繁榮鼎盛的強大國家。在這里人民安居樂業,官僚秉公職守,學術文化昌明,是千年難見的太平盛世。 圣龍王國統治下的第一百二十個年頭,初夏的某天,兩名年輕的好色之徒出現在東部貿易都市的市政廣場上,對新近落成的女王雕像品頭論足。 “我說欣然老弟,這雕像好像不太對勁兒啊!” “怎么,明遠兄不滿意?” “不、不,我是說……陛下的胸部,會不會太……太豐滿了一點?”說著話,名叫明遠的矮胖青年在胸前比畫了一下,“我表妹才十六歲而已,胸部不可能這么大。” “女孩子嘛!當然是胸部越豐滿越好,反正我是挺喜歡的——莫非明遠兄不喜歡?”名叫欣然的少年反問。 “我本人倒是挺喜歡你的雕像,可是我表妹——我是說女王陛下——她可未必喜歡。” “沒關系,只要我們喜歡就行了,”欣然笑著安慰他,“你表妹遠在圣都,一輩子也未必來古德一次,就算過上十年八載她真的看到了這尊雕像,那時候她已經是成熟女人,胸部也差不多發育成這樣子了。” 在大庭廣眾下議論女王的胸部的兩個人,都是貿易都市赫赫有名的人物。 矮胖少年名叫龍明遠,是當今女王的表哥,年方二十歲便被任命為全國最富裕的城市的總督,可謂少年得志。雖說是一城之主,但在好朋友蘇欣然面前,龍明遠卻顯得的跟班兒。 初見蘇欣然的人,往往會被他俊美的儀表、優雅的氣度所迷惑,甚至會分不清他到底是男還是女。 特別是眼下,當他雙臂交抱仰望天邊浮云,白皙如玉的面龐比寶石雕鑄的塑像更為完美,烏黑的發絲沒有刻意的疏理,卻灑脫而不顯凌亂,當風拂起額前瀏海,美好的額頭便如鏡子般閃亮。 靈秀的雙眸亦隨著陽光的流轉散發出魅惑與神秘的光澤,使人情不自禁的去猜測他的心事,也伴隨著一絲淡淡的憂傷。 然而這一側面特寫并沒有維持太久,蘇欣然是人與吸血鬼的混血兒,雖能在白晝生活,卻無法長時間忍受烈日的照射。 “明遠兄,我們還是坐下來乘涼吧!我都快昏倒了……”他垂下頭,懶洋洋的走進樹蔭,席地而坐,抓起一塊石子在地上出神的畫著什么。當他出神的時候,表情更像個恬美的小姑娘,雪亮的白衣掩映于綠樹之間,更顯飄然出塵。 如此清麗瀟灑如仙子下凡般的人物,有誰會想到,他竟會是被稱為“貿易都市的噩夢”的荒唐鬼呢?如果有誰不相信,盡管去街頭巷尾打探,說起蘇家小少爺的惡跡,簡直是三天三夜也講不完。 蘇欣然的邪惡并非欺男霸女那種,他的可怕之處,在于層出不窮的惡作劇,還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他更像是一個讓人哭笑不得而又無法管教的頑童,而非怨聲載道的惡棍。 在蘇欣然出生之前,他的父母就已經名動天下。 蘇家的先祖并非中洲土著,早在洪水世紀末葉,由萬里重洋之外的絹之國移民來到此地,以經營不動產起家,百年來一直是帝國東部首屈一指的富豪之家。像這樣的移民家族,在中洲還有很多。其中單是絹之國的移民便占據了全國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蘇欣然的父親蘇九思,年輕時畢業于圣國首席學府圣龍學院,獲得了外交、軍事、財經三項學位,被稱為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青年才俊的領軍人物。蘇九思完成學業后接替父親主持家務,在維持祖業的同時大搞軍火生意,大發戰爭財,一躍成為圣國數一數二的大富豪。 蘇九思因商入仕,歷任圣龍王國外交官、財政大臣、國立圣龍學院校長、貿易都市總督,五十歲后辭官回家,頤養天年。新近接任總督一職的龍明遠是他在圣龍學院的學生,雖然貴為皇親國戚,但在老師面前也不敢抬頭說話。也正因為這一層關系,龍明遠和蘇欣然從小就以兄弟相稱。 蘇欣然的母親名頭更大,是東方黑暗大陸吸血鬼王國古撒蘭王室的末代公主。十八年前古撒蘭王暴死,王室四分五裂,許多有實力的伯爵、公爵紛紛自立為王,以古撒蘭的繼任者自居。蘇欣然的母親,作為最名正言順的繼承人,當然擁有最雄厚的勢力。 圣龍王國以古撒蘭王室繼承權糾紛為由派軍入侵,遭到吸血鬼部落的強力反抗,本來人類的力量就遠不及吸血鬼,再加上草率出兵,戰況進展很不順利,非但沒撈到好處,反被吸血鬼搶占了北部眾多城鎮,盡數化做古撒蘭領土。只是懾于王國守護神“圣龍奧賽羅”的神威,才不敢繼續進犯。 戰場上的失敗迫使圣王國不得不改為從外交上謀求進展,于是派遣了時任外交官的蘇九思出使古撒蘭王室,名義上是支持末代公主賽西麗亞·古撒蘭統一全境,其實是觀望風色,看看這位女主到底成不成氣候。 塞西麗亞果然政治外行,不正經談國事,還跟外交官談起了戀愛。后來更毅然決然的放棄王室繼承權,嫁給了蘇九思。兩人的結合無論初衷如何,但在政治上無疑替圣王國帶來莫大的好處。古撒蘭王國作為公主的嫁妝,變成了圣王國的一個行省。雖說反對勢力依然存在,但至少在名義上搞定了東部邊陲的心腹之患。 塞西麗亞婚后并沒有隨夫君回國,而是以古撒蘭行省第一任總督的身分留居本土。每年冬天才來到貿易都市蘇家豪宅,與夫君共渡幾個月的美好時光。夫妻兩地分居,一方面是因為吸血鬼無法離開黑暗大陸站陽光下生活,另一方面,也暗示出蘇九思的巧計安排。只要嬌妻仍在古撒蘭行省掌權,蘇家在圣王國的地位就不會動搖。至于女人,蘇九思家里已經有一妻三妾,想念新歡的時候有舊愛相伴,倒也不覺得十分寂寞。 賽西麗亞也很樂意服從丈夫的安排,她當時正心里有鬼,不敢與丈夫見面,直到兒子出世,才算松了一口氣。 原來蘇欣然并不是賽西麗亞與蘇九思所生,至于他的生父到底是誰,恐怕連母親也說不清。吸血鬼族從來就不怎么在乎男女關系,賽西麗亞婚前就與無數個男人有過交往,鬼知道蘇欣然是誰下的種?直到發現自己懷孕之后,才從所有男人中間選出一個最可心的蘇九思嫁掉了事。 女吸血鬼的風流史隨著生育宣告結束。賽西麗亞自從產下寶貝兒子,就完全是一位賢妻良母了。可是她用盡所有的腦細胞,也想不出孩子的親爹到底是誰。 欣然的容貌三分像吸血鬼母親,三分像人類父親,三分像妖精。可是仔細一分辨,又好像誰也不像。賽西麗亞曾悄悄告訴兒子,如果按照懷孕時間推算,她懷上寶寶的那幾天正在替暴死的父親服喪,根本不敢也沒有亂搞男女關系的機會,怎么會懷孕呢?簡直想不通。如果說有什么預兆,就只是一個奇怪的夢。她有一晚夢見一頭黑色的巨龍,周身燃燒著烈焰,沖進了她的懷中,之后沒多久就發現懷孕了。如此說來,欣然應該是夢中的產物。找不到親老子固然倒楣,如今被稱為“噩夢”,倒也名副其實。 由于童年時代受到母親的熏陶,欣然的性格里也多少有些妖氣,行事常常不按牌里出牌。小小年紀便膽大妄為心狠手辣,至于風流好色的惡習,倒是可以賴在父親一方。 十歲以后,欣然便按照父母的約定,被送回圣龍王國撫養。母親當然舍不得,可是父親有更充分的理由——這是為了讓他接受更完整更文明的教育。吸血鬼的黃金時代早已結束了,那些舉止優雅講究格調的伯爵、夫人們,只能在陰森的城堡里擺擺排場。吸血鬼幾乎是不生產后代的,所以也不存在學校一說。 父母的想法很好,卻來得太遲了。欣然在陰森森的古堡中生活了十年,心早就野了。他并非沒有好奇心和求知欲,但這僅限于他感興趣的方面,他寧可在古書堆里翻找一道邪術秘方,也不愿意老老實實的坐在教室里照本宣科。于是乎,老爸的教育計劃,也就一次又一次的被迫流產。 最初,蘇九思是想把兒子培養成一位財政人才,將來接自己的班。可是欣然根本就不感興趣。他對政治不感興趣,是出于小孩子厭惡復雜利害關系的本能,至于對經商不感興趣,則是因為這位小少爺從小不缺錢,根本就感覺不到賺錢的重要性。他固然喜歡賺錢,但是更喜歡花錢,一賺一花,等于兩手空空,學來作甚? 等到兒子稍大一點,懂事了,蘇老爺也想跟他推心置腹的談一談,說說蘇家在商界的地位和光榮的發家史,讓孩子有點家族自豪感,激發出上進心。況且,身在貿易都市卻不懂得做生意,豈不是很丟臉? 可是欣然卻說:“學賺錢干什么用?老爸你賺得錢夠我花一輩子了。” “我的錢是我賺的,不是你的呀!” “等你死了,分一半給姐姐,剩下的不全是我的?老爸你與其擔心我將來受窮,不如早點死掉,那我就能早一點隨便花錢啦。” ……教育兒子反倒被詛咒早死,蘇老爺的心情可想而知。 ——————————————————————————– 第一章 求學記(下) 第一次教子失敗后蘇老爺改弦易轍,決定放棄政治與經商,讓兒子學習宗教和歷史。蘇家有權有勢,在宗教界的支持者卻不多。如果欣然肯用功鉆研神學與歷史,再加上蘇家的支持,將來混個大主教當當不在話下。 蘇老爺的算盤打得很響,無奈兒子不爭氣。第一天帶他去本城教堂拜見神父就鬧出了大笑話。神父聽說蘇老爺有意把兒子送入教堂學習,當即表示歡迎。再看小孩兒俊美的的好似粉搓玉琢一般,嘴巴又甜,說起話來很討人喜歡,心里已經喜歡了七分。就對他說“蘇公子有心鉆研圣教典籍,這是好事,但是必須補習歷史課程,否則經書是看不懂的。” 蘇欣然以為神父小看自己,不高興的說:“歷史,我很熟的。” 神父聽罷笑道:“那你就給我說說圣龍王國的創建史吧。” “這是盡人皆知的常識,難不倒我的,”欣然揚起小臉兒,滔滔不絕的說,“太古之初,造物神庫索于虛空創世,以混沌之氣充塞宇宙,清者上升,成為天空,濁者下降,乃成大地。” 說到這里,神父了蘇老爺都頻頻點頭,滿面笑容。可是接下來,這小子就忍不住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了。 “且說庫索大神運行于混沌之上,大喊一聲要有光,世上就有了光,大喊一聲要有水,世上便有了水。大神見獵心喜,又喊了很多次要這要那,和乞丐不同之處在于,當神大喊大叫時并沒有人對他翻白眼,于是我們這個世界就有了光明和黑暗,有了風、火、水、地四大元素。 ”最初,火元素占據了統治地位,大地上遍布疔瘡似的火山,一刻不停的噴吐著巖漿和有毒蒸汽,把新生的世界烤得紅通通熱辣辣,好像火鍋一樣,因而那個時代便被稱作‘火焰世紀’。 “在這變態的環境里,只有耐高溫的動植物才能生存下來。其中最強大的是炎魔一族。他們是生活在烈火中的巨人,以巖漿為飲料,以火花樹的果實和火蜥蜴、火狗熊、火人妖為食物,驅使火侏儒、火精靈當奴仆,用金剛石在火山腹中修建了眾多富麗堂皇的宮殿,過著窮奢極欲的生活。大神喜愛炎魔一族,賜給他們一千歲的長壽。 ”活該炎魔一族好景不長,火焰世紀只維持了一萬年。而后地殼變動,大地被洪水淹沒,曾經遍布全世界的火山大部分沉入海底。炎魔一族遭了滅頂之災,好像掉進水桶的火炭一樣,吱溜——吱溜——冒著白煙翹了辮子。這些曾經不可一世的巨人,留給后代的只有被海水冷卻后變成巖石的軀體,唯一的用處是擺在豪宅門前嚇唬窮人。 “取代火焰世紀的是洪水世紀。洪水世紀的統治者是海洋巨人。他們長著人類的身體和魚的下肢,不如炎魔健壯,但更美麗更聰明。創世神更愛海洋巨人,賜給了他們兩千歲的壽命。 ”海洋巨人在漫長的歲月里發展出了卓越的文明。他們在海底開墾牧場,種植深水植物,飼養生產甘甜乳汁的海牛,他們還在海底建立了富饒繁華的城市,城市設施應有盡有,僅美人魚妓院就有八條街之多,一位海洋皇帝的宮殿尖頂竟從海底拔地而起直刺天空,傲然侵入神的領地。 “海洋巨人的智能和力量帶來的不止是富足,亦中下了墮落的種子,他們變得日益狂妄,藐視居住在天上的神,改而信奉北極魔母貝拉為偶像。大神得知后派遣天使前去警告異端分子,然而海洋巨人不知悔改,依舊我行我素。 ”于是天使軍團開赴大海,與以北極魔母為首的海洋巨人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戰爭。戰爭延續了一千年,最后,庫索大神再一次確立了至高無上的權威。海洋巨人被驅逐到遙遠寒冷的北極深海。庫索大神詛咒他們永生不得見陽光,靈魂在地獄里喝不到水。 “海洋巨人的反叛使庫索大神生出了警戒之心。他命令太陽在天空懸掛了一千年,使海水干涸,現出大地。其中最大的一塊陸地位于海洋中央,呈十字形,名為中洲,也就是后來世界的主人——人類——的聚居地。 ”火焰世紀和洪水世紀滅亡后,庫索大神感覺到地面生物的力量越來越難以控制,于是選擇比較弱小的人類作為地面生物的代言人,令他們成為第三紀——泥土世紀——的主人。庫索大神吸取了海洋巨人的教訓,只給人類不足百年的壽命,并受疾病威脅。 “在泥土世紀,四大元素被平衡分配,沒有哪一種占據絕對優勢,從前充盈天地之間的元素魔力消失不見,只在礦藏稀少的魔晶石里還殘存著少許。魔晶石開采不易,人類也不能像炎魔一族和海洋巨人那樣利用元素魔力改造自然,只能靠種植和漁獵維生。 ”在這片新生的土地上,炎魔一族和海洋巨人的勢力并沒有被全盤取代,他們的后代以人類亞種和魔獸的形態存活下來,漸漸適應了陸地生活,他們中間那些殘忍強大的掠食者,時常會襲擊人類聚居的村落,以屠殺無辜、奸淫婦女的暴行成為人類共同的惡夢。但也有一些魔獸被人類捕獲、馴化,以供利用。被馴化的魔物被稱作‘仆魔’,泥土世紀的人類與其他生物相比顯得非常弱小,能夠生存延續至今,全賴仆魔之助。 “泥土世紀延續了數千年,人類并沒有創造出威脅神的地位的文明,戰爭的主題仍是刀劍與鎧甲的鳴奏曲。饒是人類種族之間,也難以做到和平共處,他們互相攻擊、欺騙,荒淫無道的國王、不講信用的商人、為富不仁的財主比比皆是。 ”大神對這樣的世界心滿意足。他寧愿鼓勵人類相互爭斗,也不希望他們聯合起來挑戰自己的權威。盡管如此,他還是不能完全放心。他害怕在洪水世紀曾經發生過的惡夢又在人類身上復蘇。于是派遣女兒瑪利亞下凡,建立了庫索圣教,在精神上統治人類。庫索圣教教義的核心就是“忍耐”,布道者說,只要忍受了今生的苦難,來世就得以上天堂享福。 “庫索教義把天堂說的天花亂墜,但這并不能減少人生的苦難。一個可怕的預言在不信神的人們中間秘密傳播開來,總有一天,泥土世紀將被颶風世紀取代,一位銀發黑眸、半人半機械的男子從黑暗中走來,身后倒下無數強者的尸體! ”五百年前,颶風世紀的先鋒蒞臨人世。他是來自天外的魔王,被信徒們尊成為暗世界的救世主‘黑天使’,他在大地上播種了奇異的植物種籽,結出機械的果實。黑天使的信徒有遠勝于人類的頭腦和鋼鐵的身軀,以無所不在的風與陽光為能量,簇擁在他的麾下討伐人類。人與機械之戰持續了三百八十年,人類潰敗,即將滅絕。戰敗的人類向庫索大神祈求幫助,得到了神的答復,他將自己的兒子奧賽羅送到凡間,招來金屬龍大軍,與人類盟友并肩作戰。 “人與機械的最后一戰,以奧賽羅與黑天使的決戰作為尾聲,奧賽羅化身‘圣龍’,擊敗了黑天使幻化的‘邪龍’,從此,機械的時代結束了,人類重新成為了中洲的主人,奉女神瑪利亞為王,建立了圣都伊甸,由是開創圣龍王朝。而立下赫赫戰功的圣龍奧賽羅,也一直鎮守在圣都,成為王朝的守護神,為了紀念圣龍的功績,瑪利亞之后的圣國君主,便以‘龍’為國姓。 ”然而颶風世紀并未結束,‘機械之果’埋藏在世界各地,逐漸被人類加以利用,與‘魔晶石’、‘仆魔’共同成為新時代的文明支柱。黑天使遁入深淵魔域,在無盡的黑暗中等待復蘇的那一刻,當颶風重臨塵世,鋼藍色的晚霞將籠罩世界,復活的黑天使將召來新時代的颶風,把庫索的天堂連同人世間的不平與不幸統統吹到宇宙盡頭見他媽的鬼。“ 欣然一口氣說完,自我感覺良好。蘇老爺和神父卻臉色鐵青,無言以對。 ”……“ ”爸爸,神父,我講的對不對?“ ”兒子……咱們還是回家吧,“蘇老爺狼狽向神父道歉,”對不起,小孩子胡說八道,您別當真。“ 神父不動聲色的點點頭,只說了句”不送“便拂袖而去。 當天晚上,蘇家收到了來自圣都教廷的警告,不許蘇家再宣傳異端教義,詆毀庫索大神。蘇老爺沒來由吃了個悶虧,真是有苦說不出。只好把兒子狠批一頓了事。告誡他不許聽信異端宣傳。其實他哪里知道,欣然確實是從歷史書上看到的上述文字,然而那是在吸血鬼王宮的地下室里搜出的民間歷史作品,記載的大多是圣王國創建初期的往事,令人類大大丟臉的黑天使入侵也如實的記載下來。現今的歷史課本卻是被國家文化局嚴格審查過的,凡是與黑天使相關的字眼,早已盡數刪去。難怪他說出那番話后神父大驚失色,連忙向教廷打小報告了。 圣龍王國是建立在宗教信仰基礎上的宗法統治。教廷的勢力極大,幾乎可以與圣女王分庭抗禮。因此財大氣粗如蘇老爺者,也不敢不聽話。當天晚上便前去教堂懺悔,贈送了神父一萬圣龍金幣。神父收了錢,臉色好多了,溫和的勸告蘇老爺:”令公子才思敏捷聰明絕頂,然而太聰明的人,終究不適合投身宗教事業,你還是讓他改學文藝吧。“ 蘇老爺回家一想,也是這個道理。兒子從政學商都不成,當教士這條路也走不通,那么干脆讓他學習文藝也不錯,經商世家出了一位藝術家,也顯得他蘇老爺并不是只認得錢。 就這樣,蘇欣然又被老爸送去學習文學,十二、三歲的小孩,整天跟一幫宮廷詩人混在一起,結果詩人沒學成,學會了寫最讓上流社會瞧不上眼的小說。 如果好好的寫小說,寫出好作品,未嘗不是一條成名之路。可是,欣然混在文人圈子里的時候,正值青春期,懵懂少年最易被艷情文字吸引,向往艷情小說中的風流生活。蘇欣然不但風流一事躬親體驗,還專門寫艷情小說大肆宣揚。如果全屬虛構,或者寫跟自己交往的小女友,倒也能博得風流才子的美譽。可他倒好,小小的人兒,打起了老子的主意。 蘇老爺家有兩妻三妾,除了元配年歲已大,最愛的吸血鬼嬌妻不在身邊,余下的三位小妾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蘇老爺本人也頗有些寡人之疾,雖說年過五旬,房事上還是很行的。蘇欣然寫艷情小說,竟然拿自己老子當男主角,寫出一部《蘇大頭春宵尋夢記》,付印出版,一時風行全城,洛陽紙貴。 蘇老爺得知此事后立刻派人搶購了一本翻閱,越看越不是滋味。把兒子叫來臭罵了一頓,哭笑不得的說:”你把你老子姨娘寫得如此不堪入目,我是生氣,可我更生氣的是,你竟敢給你老子取諢號——蘇大頭?!我是蘇大頭,你就是蘇小頭!混小子!“ 蘇老爺當時正為老來脫發而苦惱,頭發稀少了,腦袋自然顯得比較大。蘇大頭的諢號,其實早就在下人中流傳開了。只是他不知道。如今被兒子寫進書中,當然羞憤難當。 ”爸爸,我亂寫書,的確是我的錯,可是我這么寫,對您也不全是壞事。“欣然被老子打了一頓屁股,痛得愁眉苦臉,可貧嘴依舊不改。 蘇老爺一瞪眼,拍案怒喝:”混賬!難道還有好事嗎!?“ ”您老人家都五十多了,可在書中的表現卻龍精虎猛金槍不倒,別人知道以后,都會羨慕您呢。您多有面子呀。“ ”……“ 蘇老爺無話可說,只有苦笑。兒子終歸是自己的,舍不得打舍不得罵,負面影響已經造成,只好搶購書籍,毀掉印版了事。就因為這個,蘇老爺還被書局投訴,告他干涉出版自由,不得不賠款道歉,高價買回版權。蘇大頭的諢號已經盡人皆知了,這是怎么也封鎖不掉的,自認倒霉吧。 《蘇大頭春宵尋夢記》賣了上萬本,身為暢銷作者的欣然,很是賺了一筆小錢。由此覺得賺錢實在是很快樂的事,對經商的看法也改變了。 蘇老爺氣兒子胡鬧,在零花錢上嚴格限制。欣然手頭兒緊張,感到日子很不好過。就對老爸提議,再去學習經商,自己賺錢。可是這回老頭子反而不愿意了,瞪眼罵道:”讓你學作詩,你卻跑去寫黃色小說,你現在想學經商,是不是想販賣婦女啊!不行!“ 老頭子一語成讖,欣然日后還真就干了一票人口販子。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 第二章(上) 且說欣然從文失敗,蘇老爺不免有些心灰意冷。曾有朋友勸他送兒子去參軍習武,他想了想,覺得不妥。一是他舍不得寶貝獨生子受苦,再則兒子的脾氣他不是不知道,沒有學武就鬧得雞飛狗跳了,如有兇器在手,恐怕要鬧出命案來。正在無計可施的時候,大女兒回家了。 蘇家的兒子不爭氣,女兒卻很出色。蘇老爺與元配生的一女,芳名紅袖,比欣然年長三歲,是當代圣女王的干姐姐,小時候住在宮廷里,公主應受的教育,一樣也不少。五年前被送往魔法學院希瓦學習,后又進入圣龍神殿修行,成為神殿中最年輕最漂亮的女祭司。 本來,蘇老爺鑒于兒子不成器,感覺無法把事業托付給他,一直力勸女兒放棄神職,回家繼承祖業。百般勸說后女兒終于回家,這也是欣然第一次與姐姐蘇紅袖見面。這一年,欣然十三歲。 蘇老爺原本擔心姐弟倆合不來,可事實證明他的擔心純屬多余。蘇紅袖回家后簡直像一見鐘情似的喜歡上了精靈古怪的小弟,姐弟二人形影不離,有說不完的話。蘇老爺想不通圣潔高貴不茍言笑的女兒怎么會和惡搞成性的兒子投契,便問欣然到底跟紅袖聊了些什么。根據他自己的看法,女人一旦對宗教入迷,就會變得言語乏味冷淡無趣,紅袖的母親便是如此。 然而欣然卻說:”姐姐知道很多外面的事,我很喜歡聽她講。“ ”這樣啊,真是小孩脾氣,等你長大了,自己去外面走一圈,就什么都知道了。你姐姐從小在宮廷長大,并沒見過多少世面。“蘇老爺說。 ”其實還有別的事,“欣然神秘一笑,”我不相信姐姐能當法王,每天都要考驗她的修行。“ ”法王?!“蘇老爺被這兩個字鎮住了。他之前從來沒有對女兒寄予太高的希望,如今一聽說女兒有晉身庫索圣教最高領袖的希望,不免驚喜交加。 ”唔,如果紅袖真的有望晉身法王……看來,我必須去活動一下了。“ ”爸爸,你先別急著送錢給那些神棍,我看姐姐是當不了法王了。“ ”胡說!你姐姐哪一點不夠當法王的資格?“ ”她定力不夠,經不起考驗!“ ”你又怎么知道了?“蘇老頭一門心思放在花錢找人賄賂法王廳諸位樞機主教替女兒鋪路上面,沒仔細去想兒子的警告。 ”唉,你不相信我,我就不說了。反正,姐姐是不成的,她連我的考驗都通不過,去法王廳也是白白丟臉。“ ”你這小混蛋,對宗教事務一竅不通,別再插嘴瞎說。“ ”哼,我不通宗教事務,可也知道法王無論男女,必須終生保守貞節,不得娶嫁——“ ”你姐姐本來就沒打算嫁人。“ ”唉,爸爸,姐姐不會喜歡當法王的,那樣她不會幸福。“ ”我自有安排,你懂什么!“ 當天晚上,蘇老爺把包括元配宋氏和蘇紅袖請到書房,傾談女兒前途的問題。女兒果然不太愿意去法王廳。蘇老爺苦口相勸,老法王剛剛辭世,如果不抓緊機會,就會被別人搶了先,這對家族的前途不利。蘇紅袖還是不太愿意,并且情緒沮喪,好像吃了敗仗。她在神殿修行時期,曾被好事之徒列入中洲七大美女之一,并送綽號”冰雪玫瑰“,可見她是一貫的冷若冰霜處變不驚。可是回家沒多久,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生母宋氏看出端倪,問她是不是有了心上人。蘇老爺連忙說:”如果有了意中人,那也好,不去當法王了,請進女婿來繼承家業也不錯。“他是對兒子絕望了。 蘇紅袖猶豫良久,搖頭道:”女兒并沒有意中人。“ ”那就應該去法王廳走一遭,成與不成,都無所謂的。“ ”父親您拿主意吧,女兒遵命便是。“ 就這樣,蘇紅袖次日返回圣都覲見四位樞機主教,蘇老爺同行。 經過一番交涉與考察,再加上蘇老爺的人脈與金錢攻勢,紅袖小姐心不甘情不愿的登上了法王寶座,這一次,連圣女王陛下都要跪在她面前懺悔了。 蘇老爺志得意滿的回了家,剛上路時只有四輛馬車,到家變成了四十輛。上面裝滿了各地神父、主教的饋贈禮品,就連那位當初辭退欣然打小報告的神父也登門拜訪,主動提出擔任欣然的神學教師。不過蘇老爺今非昔比,有一個當法王的女兒,何須再培養一個神棍?一口謝絕。 欣然知道姐姐當了法王,一點也不高興。今后難再相見是一方面,此外還有更深一層的心事。對于法王廳的四位樞機卿,蘇老爺贊不絕口,稱其德高望眾,學識淵博。欣然卻不屑一顧的說:”那幫人,全他媽的是飯桶。“他說這話是有充分依據的,只是不敢明說,否則恐怕小命難保。 姐姐當了法王,欣然難過了好一陣兒。不過,他很快又高興起來了。蘇老爺走訪了圣都,心情極好,與貿易都市相對比,愈發覺得此地太小,培養不出真正的人才。打算送兒子去圣都學習,他曾是國家最高學府圣龍學院的行政校長,當年的老部下、學生在校中掌權教書的很多,給兒子謀個學籍不在話下。唯一費思量的還是學什么的問題。他是越來越認識到,欣然就像個爛泥潭,不管你灌進去怎樣的活水,最后出來的仍是泥漿。這寶貝兒子不是不學無術,是走火入魔,專學邪術。 事到臨頭,只有去咨詢欣然自己的意見。欣然想也不想便說,法王廳的壁畫很美很華麗,我想去法王廳觀摩,學畫壁畫。其實,他的用心不外是與姐姐相會。 蘇老爺才不管那么多呢,兒子想學壁畫,那就學嘛。況且還有姐姐照顧。于是放心的送兒子去了法王廳,繼女兒之后,蘇家又有一位青年進入了”人間最神圣的地方“。 至于欣然在最神圣的地方干了些什么呢,簡直慘不忍睹。 三個月后,這位活寶少爺便被法王廳原封不動的退回來了。理由是童心太重,不適合法王廳的嚴肅環境。這當然只是客套話,其實在紅袖的家書中,蘇老爺早已得知兒子闖了大禍,差點連累姐姐。無奈,只好送回家了事。 蘇老爺在兒子歸家的當天晚上就準備竹板和皮鞭,打算狠狠揍他一頓。從前在家里搗亂也就忍了,去法王廳胡搞,讓姐姐難堪,簡直無法無天,必須懲罰! 經驗故事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