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佳怡17 重口令|日本骚货撸一撸|日本骚货穿什么旗袍
业务邮箱
JXMXiNLf@yahoo.com
美人圖第八集第三章
美人圖第八集第三章

文章内容

intro
第三章皇后入浴 坤寧宮中,伊山近恭敬地向溫柔美麗的皇后拜倒,行大禮參拜,一邊還偷窺她華麗羅裙下的曼妙美腿,默默地將口水嚥下。 今天他是穿著男裝由蜀國夫人姊妹二人帶他進宮,拜見皇后。 之所以這樣做,一個原因是製造自己在宮中的證明,凡人都以為文清雅入冰蟾宮修仙,此前他已經通知蜀國夫人將消息傳出去了,現在「兄妹」分隔兩地,更是防止別人對他產生懷疑。 另一個原因,就是他一直無法忘懷那溫柔賢淑的美麗皇后,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久違的慈愛,就像從前在家裡感覺到的一樣。 『那已經過了一百年了啊……』伊山近默默歎息,雖然對溫皇后充滿純真感情,可是看到她美麗的容顏、溫柔賢淑的氣質,還是忍不住動心,肉棒在褲子裡面微微脹了起來,讓他不由得納悶:『難道我喜歡這種溫婉類型的女子?』 溫皇后微笑著,掩蓋不住內心的喜悅,上前拉住他的手,將他拉起來,柔聲道:「快不要這樣,你是仙家弟子,不必再向本宮行禮了!」 雖然如此說,她還是對這標緻男孩充滿了溫柔情感,忍不住將他摟在懷裡,柔聲微笑道:「不知為何,本宮一見你就喜歡,若能有你這一個兒子就好了!」 說到這裡,她的眼圈都紅了,想起自己僅有的三個孩子,不由得暗自悲歎。 伊山近自從修煉冰心訣之後,氣質變得更加超凡脫俗,與雙修功法的氣質混在一起,令人觀之可親,尤其是凡人更加不能抵擋他的超強魅力,因此皇后才會一時失態將他攬在懷裡,再想著自己的兒女,思緒萬千,情難自抑。 伊山近被她玉臂用力摟在懷中,臉貼著柔軟酥胸,感受著華麗袍服下面的嫩滑玉乳摩擦臉龐的觸感,不由得臉頰微紅,悄悄興奮喘息,肉棒也挺起來,在衣衫遮掩下小心地在皇后溫軟玉體上輕蹭。 蜀國夫人與朱月溪姊妹在下面看得清楚,悄悄對視一眼,美目中都現出曖昧之意,卻是心有靈犀,同時想像皇后將來會赤條條地躺在伊山近身下,與自己姊妹一同服侍這小情郎的奇妙情景。 遠處傳來腳步聲,伊山近慌忙微轉身軀,讓肉棒從皇后溫暖美體上離開,並藉著衣衫寬大,遮掩住自己挺翹的肉棒,免得被人發覺異樣。 進來的卻是太子,看著殿上自己賢淑美麗的母親抱住伊山近,讓他的臉貼在他小時吃奶的乳房上面大吃豆腐,不由得微現怒色,輕咳一聲,上前行禮道:「兒臣參兒母后!」 他行的卻是大禮參拜,伊山近看到他向自己跪倒,心中一喜:「這小子每次見到我都那麼踐,現在還不是向我磕頭了?』 太子一時失神,習慣性地拜倒,想要驚醒母親,誰知卻失察也向伊山近的方向跪下,抬頭看到伊山近得意的眼神,不由得大怒,潔白俊美的臉龐為之脹紅。 溫皇后正在含淚回憶往事,聽到聲音,隨口道:「孩兒起來吧。」 心中卻在悲思:「可惜我這孩兒了!若能和他一樣……」 皇后難過之中,將伊山近抱得更緊,讓滿溢的乳香充盈在伊山近的鼻端。 伊山近鼻子都陷到柔軟玉乳之中,費力呼吸著,嗅著美麗皇后身上醉人的香氣,神魂飄蕩,無力掙扎,默默想道:『她是想要用乳房悶死我嗎?』 門口又傳來腳步聲,卻是剛趕回皇宮的少女太后聞訊趕來,身邊還帶著湘雲公主。 皇帝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前些日子稍好些,從行宮趕回京城,見過兒女後又病例了,秦若華除了找醫生為兒子診病之外,煩悶之下就去找孫女聊天解悶,結果卻發現孫女比她還要鬱悶,秦若華只當她是為了父親病情憂心,就帶著她到處亂跑,好讓她散心,今天剛從皇宮外面遊園回來,聽說蜀國夫人帶著義子進宮,大喜之下,硬拽著她趕過來。 湘雲公主本來不想見伊山近,可是心裡又癢癢的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被祖母硬拉著來到這裡-心裡怦怦亂跳,咬緊櫻唇想道:「這壞東西見到我以後會是什麼表情?』可是一進門,竟然看到她的母親摟著伊山近,將乳房貼在他臉上,而伊山近很享受地背對著她,根本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啊!」湘雲公主驚叫起來,突然記起伊山近從前對自己也這樣做過,而且那時候她還沒穿衣服,被他將乳頭含到口中吮吸,弄得乳房癢癢的,十分舒服。 心有靈犀,伊山近此時也在回憶她的乳香,並用來和她母親比較,只覺少女幽香比較清冽,而皇后則是溫柔慈愛,雖然微有不同,體香中卻也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令人迷醉。 湘雲公主不知所措望著殿中情景,看到她一直不想見面的淫魔哥哥站在一邊氣得渾身發枓,顯然也對那對男女溫柔相擁的情景看不過去。 她呆了一下,突然醒過神來,快步向殿上跑去,從太子身邊經過時暗啐一口,卻也不及理他,只顧跑上去叫道:「母后!」 溫皇后仍沉浸在悲傷情緒之中,想像著自己女兒的命運,對女兒的叫聲充耳不聞,反而抱得更緊,讓伊山近的鼻子深陷在乳肉之中。 湘雲公主眼圈都紅了,想起伊山近從前也這樣對自己,纖巧嬌嫩的乳頭不由得一陣酥麻,彷彿他的鼻子還在上面頂來頂去。可是現在他卻公然佔自己母親的便宜,讓她憤然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拉開。 伊山近從溫柔鄉中醒過神來,一眼看到眼圈泛紅的美麗小公主,以及她拉著自己的柔滑玉手,突然想起就是這只紅酥手撫摸過自己的肉棒,淫褻地伸進褲子大肆占純潔少年的便宜,不由得渾身都酥了。 湘雲公主看到他的表情,也想起當初的事,俏臉通紅,憤然放開他的手,用力在自己華麗衣裙上面擦拭,恨不得把皮都擦破。 溫皇后也悠悠清醒,看到自己的兩個孩子都站在面前,俊俏小臉發青,一時不知所措,宮殿中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突然,清脆的掌聲在殿門口響起,青春美麗的太后一邊擊掌一邊走上來,嚥著口水歡笑道:「小文子真可愛,讓哀家也來抱抱!」 她早在進殿時就看到皇后抱著伊山近的情景,那時被驚得呆住,一心只想道:『好美、好美的情景哦!』 欣賞了好久,卻被湘雲公主打破了這靜美的畫面,讓她得到機會,走上殿一把摟住伊山近溫軟可愛的身體,將他攬在懷中,唇角忍不住溢出一滴晶瑩口水,灑在伊山近的頭髮上面。 太子和湘雲公主更是呆住,氣得渾身發抖。可是祖母的威嚴是不能挑戰的,即使太后總是小孩子心性,皇家的規矩也必須得遵守。 秦若華抱住伊山近,讓他的臉埋到胸前摩擦乳房,爽得神魂飄蕩,好久才醒過神來,感覺自己爽夠了,紅著臉將他推開,柔聲歡笑道:「小真真這麼久沒有來,是去仙家修行了嗎?」 伊山近額頭上現出黑線,對於她口中的愛稱頗不喃應,隨口答應著,心裡卻在比較尊貴太后與溫柔皇后乳房的異同。 少女太后的玉乳青春挺拔,極富彈性,嬌嫩乳頭甚至是硬硬的,隔衣頂著他的臉和鼻子,弄得他差點噴出鼻血,染紅太后酥胸。 而皇后的乳房很大很柔軟,充滿慈愛的乳香,與太后那迷人幽香有些不同。 湘雲公主的玉乳則是繼承了她們兩人的優點,既挺拔又柔滑,乳香也頗似她的祖母和母親,讓伊山近懷念得大嚥口水,目光不由自主投向旁邊站立的小公主,氣得她手腳發抖,自己也明白這傢伙多半是想到了自己的乳房,不由掩胸怒目,恨不得上前咬他一口。 ※  ※  ※ 伊山近站在太后寢殿之中,鼻觀口,口問心,沉靜穩重至極,甚至不去看美麗太后半裸的迷人玉體一眼。 他的女人已經夠多了,剛替三百名美少女破處,又干了實力超強的高雅仙女,進宮前又和蜀國夫人姊妹母女四人盤腸大戰,現在文娑霓和梁雨虹都被干暈了還沒有醒過來,嫩穴和櫻桃小嘴裡面還含著他的精液,在美人熟睡中靜靜向外流淌。 因為他剛發洩過,再次交歡的慾望不是很強烈。而且在皇宮和太后上床交歡只怕會惹來麻煩,畢竟冰蟾宮雖然不管凡間之事,但對於皇室還是比較注意的。再加上他被強姦的心理陰影根深蒂固,因此決心把持住自己,暫不去幹她。 為此他不惜激起冰心訣的靈力,以讓自己清心寡慾,這樣倒正好可以鍛煉對冰心訣的操控熟練程度,而且也可以平靜地看一看這位淫媚太后究竟能騷到什麼程度。 秦若華也在煩惱,這個小文子今非昔比,已經身份大變,不知投入了哪一個仙家門派,作為仙家弟子自然就不能用對凡人的手段來對付了。 如果是普通人,自然都是皇家的子民,直接扒了褲子強姦都沒有問題,只要事後恐嚇他不要說出去就行。可是仙家弟子地位超越凡人,如果強行逼好,將來被他師門知道,只怕會有大麻煩。 『既然強姦不行,那就誘好吧?』秦若華心裡怦怦亂跳。柔媚斜瞟他一眼,柔聲道:又「天好熱啊!」開始自顧自地脫衣服。 她從坤寧宮找個借口將他帶到了自己寢殿,脫衣納涼也說得過去,只是當著伊山近的面脫了這麼多,那就很有誘惑之意了。 香肩裸露,雪白柔滑的肌膚現出瑩潤光澤,修長美腿也暴露出來,在伊山近眼前熠熠生光。 伊山近默默嚥下口水,努力催動冰心訣,讓清涼靈力在體內流淌,感覺到充沛的靈力一次次衝擊關口,隱約就要突破二層的最高界限了。 眼前的少女太后是如此的青春美麗。口中隨意閒聊著家常,身上的衣衫卻一件件地腿下,似乎是天熱寬衣,讓窈窕美艷的胴體暴露在他的眼中。 秦若華一邊脫衣,一邊隨意說著閒話,小心窺探他的表情,心裡越來越驚訝。 上次見面時,那男孩的粗大肉棒給她留下很深印象,要不是有人攪局,那根大肉棒就插到自己蜜穴裡面來了,讓自己享受到極為暢美的歡樂。 可是現在他竟然能保持平靜,和上次的興奮激動完全不同,難道是修煉仙術之後性情大變,一點都不在意人間的色慾嗎? 想到這裡,秦若華不由得煩惱,看著他俊俏面容,突然想起自己從前還舔吮過他的肉棒,把尿道流出的分泌物都津津有味地嚥下去,不由得羞紅了絕美面龐。 她低下頭,心怦怦跳了好久,終於下決心想道:『搏一搏吧,再也沒有退路了!』 她咬著牙將剩餘衣衫腿下,只穿著內衣在殿中走來走去,無媚地斜視伊山近,像是在發出邀請。 絲綢內褲遮不住柔滑玉臀,露在外面的雪白臀肉瑩潤生輝,修長美腿徹底暴露出來,讓伊山近看得大嚥口水,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還是努力運起冰心訣,讓清涼靈力鎮壓著自己的慾火。 美麗少女盈盈走來,伸手牽住他,嬌聲道:「小真真到床上來,陪哀家說說話!」 伊山近像木偶一樣跟著她坐在床上,半裸青春美女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雪白大腿上,若無其事地說著話,酥胸卻激烈起伏,暴露出她心中的興奮激動。 美腿柔滑嬌嫩,手感極好;酥胸高聳,在素白抹胸下露出大半雪乳,起伏中波濤洶湧,誘人至極。 伊山近口水忍不住流了出來,右手抓緊美女大腿,看到她溫柔微笑著,將素手按到自己大腿中央,隔衣捏住龜頭輕揉撫弄,肉棒不由得直立,爽得渾身發抖。 秦若華笑著,滿意欣賞著他的反應,纖美玉手在他胯間撫摸套弄,挑逗著小小男孩的性慾,滿心期待他忍不住將自己按在床上狠幹的一幕出現。 伊山近的身體抖得越來越厲害,只覺靈力奔湧,流滿經脈,鎮壓著熊熊燃燒的慾火。而下體處,美麗太后的柔嫩玉手撫摸得越來越過分,甚至一手捏著肉棒,另一手解開褲帶,款款撫摸著小腹,向著內褲裡面伸去。 當少女太后的溫軟玉手伸入內褲,直接摸到粗大肉棒時,伊山近渾身劇震,靈力衝破關口,在經脈中奔騰狂湧,渾身上下說不出的清涼舒服。 他那粗硬的肉棒在秦若華手中突然綿軟,柔滑如水般,讓她捏得大驚失色,呻吟低呼道:「這是什麼仙術?」 宮門外適時響起太子平靜的聲音:「皇祖母,孩兒有事稟告。兩位表姨母要返家了,請問表弟是不也要一同離開?」 秦若華大驚失色,聽到孫兒的聲音,神智突然回來,羞得淚光盈盈,捏著伊山近的綿軟肉棒不知所措。 伊山近站起身來向旁退了一步,讓她的玉手從褲中抽離,如行雲流水般向身上一拂,繫起褲帶,若無其事地躬身行禮,出門揚長而去。 他心裡很是暢快,雖然沒能幹上這麼漂亮的太后,可是冰心訣得以升級,隨時都能回到冰蟾宮覆命,以後就是冰蟾宮的正式弟子了。 他跟臉色冷漠的太子說了幾句閒話,太子找借口離去,臨走時留下一抹冷笑以及鄙夷的目光。 伊山近聳聳肩,自己走到坤寧宮,卻發現蜀國夫人姊妹二人早已經離去了。 實際上,蜀國夫人早就告辭離開,因為看他被太后叫去寢宮,猜到她要做些什麼,不想打擾伊山近約好事,就跟溫皇后說些家常話,然後自己帶著妹妹告辭走了。 現在伊山近的本領她們都看到了,仙術超凡脫俗,不是她們這些凡間女子能夠束縛的,因此他要幹什麼美女也都隨他,只求他能偶爾寵幸她們,用大肉棒幹得她們姊妹母女快樂銷魂就夠了。 『我是讓這傢伙給騙啦?』伊山近鬱悶地望著東宮方向,心中暗恨:『說什麼義母要找我回家,還親親熱熱地叫表弟,根本就是想把我從他祖母房裡騙出來的詭計嘛!』 剛才在太后寢宮中鍛煉冰心訣靈力,那時是控制著自己不幹她,可是被太子騙出宮來那又不一樣,自己不干和被騙不幹那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拿我當傻瓜?可惡!』伊山近告辭出宮,找個僻靜角落施展出隱行術,又潛回到皇宮裡面,那些守宮的精銳衛士如土雞瓦狗一般,絲毫沒有發現有居心叵測者潛入皇宮偷香竊玉。 伊山近在宮裡到處亂走,心裡琢磨:『我是去找那個傢伙算帳,還是去找他妹妹或是太后,去幹他奶奶的?』 太子仙術超群,似乎已經進入了人道期,是中階修士。不過伊山近現在也是中階修士了,雖然比他還差一些,打起來也不知道誰會贏。 至於湘雲公主,看她今天的表情,顯然是不願跟他再續前緣,讓他的大肉棒完成上次未竟的事業了。 如果要嘗她的嬌嫩肉體滋味,那就只能硬上,可是伊山近還沒有拿定主意和皇家翻臉,若是惹到皇家背後的冰蟾宮那麻煩就大了。 他還在琢磨是「干他妹妹還是干他奶奶」,突然聽到幽幽水聲,心中一動,跑到窗邊向裡面看了一眼,不由得呆住了。 他走的都是自己熟悉的路,不經意走到坤寧宮,而這個窗口正是坤寧宮的浴室,裡面沐浴的正是溫柔賢淑的美麗皇后。 漢白玉砌成的浴池很大,在香湯之中灑著片片鮮艷花瓣,向屋外透出淡淡幽香。 一國之母沐浴,不經意之間亦顯奢華。 今天的天氣果然很熱,溫皇后在送走表姊妹之後回宮洗浴,將微微滲出的香汗洗去。 浴池內,溫柔的皇后輕輕擦拭玉體,美麗畫龐上現出寂寞神思。 她的玉體雪白瑩潤,雖然已有三十餘歲,容貌卻仍嬌美動人,玉體更是成熟性感,比她女兒那青澀胴體更加誘人噴血。 溫皇后酥胸高聳,乳房大而柔軟,乳頭嫣紅,伊山近瞇起眼睛,凝視著花瓣浴池中的美麗皇后,想像湘雲公主含吮這乳頭吃奶的情景,不由得激動地流下了口水。 他的目光透過池水看向她的胴體。纖腰盈盈一握,小腹平這光滑,美腿中間隱約有捲曲毛髮的影子,因為池水晃動,水面上還有花瓣掩映,看不太清楚她美腿中間的方寸之地。 伊山近瞪大眼睛緊盯著那裡,直到眼睛都庝了,才戀戀不捨地移開,掩著眼睛,暗自悔恨:『怎麼流淚了,難道看得多了真的會長針眼?』 當然這只不過是過度用眼導致的疲勞所致,很快就回復過來了,然後伊山近又瞪大眼睛,死不悔改地盯著她那個部位,幻想著湘雲公主是怎麼從那裡面生出來的。 當然太子也是從那裡出來的,不過伊山近根本不願分神去想這個傢伙。正看得流口水的時候,一個美貌宮女走了進來,端著玉盆,裡面盛有撒了新鮮花瓣的溫水,小心地澆在溫皇后的頭上。 溫皇后低頭洗浴青絲,看著長長的青絲從她頭上垂下,浴池中的美麗女子是如此高雅端莊、賢淑溫柔,讓伊山近肉棒挺立,心中感動,對她充滿依戀仰慕之情。 她抬起玉手洗頭的時候,玉乳大半露出水面,更顯碩大誘人。雪白乳房和嫣紅乳頭一下下地在水面上拍擊著,還有修長潔白的藕臂和窈窕胴體,讓伊山近看得眼睛都直了。 在服侍溫皇后洗好頭後,那美貌宮女小心退出了房間,因為她洗澡不喜歡有人在旁邊,卻絲毫沒有想到外面可能有偷窺者。 這裡是深宮禁地,到處都有嚴密守衛,一般的修仙者也不會到凡間生事,誰也想不到會有伊山近這個異類,居然用隱行術接近此地,偷窺尊貴的皇后洗澡。 溫婉的皇后將濕漉漉的青絲隨意挽起髮髻,濕潤的髮髻襯著她優雅美麗的容顏,更充滿著別樣風情。 伊山近已經眼睛泛紅,不克自制,胯下肉棒將褲子頂起一個大帳篷,正強行克制著自己衝進去強姦皇后的慾望,突然一個溫軟胴體撞到了自己身上,隨即耳邊聽到一聲嬌呼:「哎呀,是誰?」 伊山近心念電轉,立即轉身抱住身邊少女搗住她的嘴,心裡悔恨:『我怎麼不小心,居然讓人撞到我身上來了!要不是提前布好了攝聲術,附近五步之內的聲音都傳不出去,就要被人當場捉住了!』 這都怪皇后容貌和身材太美,洗澡的模樣太過誘人,才會讓他神魂顛倒,忘記了提高警覺,下次偷窺美人沐浴的時候可一定要留個心眼才行。 伊山近在心裡反省著,用力抱住懷中少女制止她的掙扎尖叫,同時靜下心來,欣賞她的美態。 這正是剛才那個美貌宮女,端著盆走過窗前,不小心走入了伊山近布下的迷霧之中,撞到他的身體之後,立即發現了他的真身,因為她已經在隱行術的施法範圍之內,看清他的臉也很正常。 她雖然比伊山近要高上一些,力氣卻沒有他大,被搗住溫軟櫻唇,雙臂也被他抱住,無力地掙扎著,看向他的目光充滿了驚懼不信。 『被她發現了,怎麼辦?現在是殺她滅口,還是乾脆強姦皇后,把生米煮成熟飯?』 強姦皇后可是大事,這等於是挑戰凡塵俗世的最高威權,冰蟾宮如果知道了,一定不會置之不理。 而且這還會引發與太子的火拚,還可能引來太子身後修仙門派的追殺。雖然不知道太子的師門到底是破冰盟中的哪一個門派,不過既然佈局布到皇室中來,肯定勢力不小,結下這麼一個大敵,對於他打敗冰蟾宮的復仇計劃有很大影響。 再說他對溫皇后充滿了好感,不忍心打破她溫柔慈愛的完美形象,所以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凝視著懷中美貌宮女,琢磨該怎麼對付她。 這宮娥其實他見過,似乎是叫做戴瓶兒,每次進宮拜見溫皇后,都能看到她服侍在溫皇后身邊,顯然是皇后窘任的貼身侍女。 她約有十八、九歲,青春美貌,身材窈窕誘人。可是若比較起來,伊山近還是更迷戀溫皇后的溫婉端莊,那絕佳的氣質是她身邊的年輕宮女遠遠比不上的。 美貌宮女看到他眼中那一抹殺機,嚇得腳都軟了,幾乎癱在地上,還是要靠他半抱半扶,才能勉強保持站立。 其實到這地步,她多半就只有死路一條。蜀國夫人的義子偷窺皇后洗澡是多大的事情,即使伊山近不殺她滅口,到頭來她還是會被賜死,以保全皇后的名節。 伊山近因溫皇后而堅硬挺立的肉棒頂在她的香臀上,隔衣感受到美少女臀部的柔軟滑膩,不由得心中一動,立即伸出手去,隨手扯斷了她腰間繫著的汗巾,另一隻手離開櫻唇,帶著慾望向下伸去,隔衣握住玉乳,感覺到乳房堅挺柔滑,乳頭卻已經被嚇得硬起來了。 他看了溫皇后沐浴春光那麼久,早就慾火中燒,雖然礙於湘雲公主的面子沒有強上她母親,但這個宮女就不必客氣了,既然她這麼倒霉自己撞了上來,正好可以用來洩火。 下一步就該撕碎她的衣服硬上,伊山近的手剛伸到衣裙上,戴瓶兒卻急促地輕聲道:「不要,讓我來吧!」 伊山近怔了一下,即使她尖叫他也不覺得奇怪,反正聲音也傳不出去。可是她現在這麼說,倒有點讓他納悶。 戴瓶兒回過頭,櫻唇在他的唇上輕吻了一下,算作是她的初吻,顫抖地伏下身去,纖巧素手解開他的衣帶,戰慄地掏出堅挺的肉棒,看著那粗大肉棒,嚇得俏臉雪白。 不過她的臉剛才就已經嚇白了,再多加一層驚嚇也顯不出來,面對著這根大肉棒,她連猶豫都不敢,立即張開溫軟櫻唇含入龜頭,努力向更深處含去。與此同時,她的纖手還在下面輕撫,讓裙下長褲腿下一半,露出了雪白柔滑的美腿。 『這宮女怎麼這麼上道,我還沒說,她就自動來上我了?難道說,她早就和人幹過,所以才這麼清楚男女之事?』 接下來的發展打破了他的揣測,因為這宮女心急含得太深太快,讓龜頭戳中嫩喉,噎得她無法忍受,吐出肉棒大咳起來,直咳得眼淚汪汪,淚水順著玉頰滑下。 她根本就沒含過肉棒,這些房中事也只是聽來的,可是現在的局勢由不得她,若不能在第一時間做出選擇,這條命就沒有了。 能在皇后身邊得寵的宮女絕沒有簡單的角色,再傻也有幾分急智,凡是不能看清事態的,隨時可能遭遇生命危險。 皇宮中本來就是明爭暗鬥、危機四伏,就算溫皇后溫柔大度,又有太后和太子幫襯,還是止不住爭鬥,宮規又嚴,打死幾個宮女是很正常的事。 戴瓶兒已經在最短時間內想明白了,要想不被賜死,除非今天的事不傳出去;要想不被滅口,那就只能服侍好了伊山近,用自己的貞潔之身作為投名狀,如果被他破了身子,性命大約就可以保住了。 畢竟宮女和外人私通,按律是要打死的。有這個把柄在伊山近手裡,她怎麼也不會把今天的事告訴別人,兩人就算同謀共犯,再加上通好,他們的交情肯定要比一般人好得多,那樣大概就不會被他狠心殺掉了吧。 而且,她獻出自己的身體滿是這男孩的慾望,可以避免他獸性大發衝進浴室淫污皇后,只要皇后不知道,這事就很可能不會傳出去,一件大禍就可以浦彌於無形。 在這麼短的時間能想到這麼多,並找出最佳解決之道,可謂聰明才智之士。可惜她這麼聰慧的少女,還是要被迫失身於一個小小男孩。 戴瓶兒強忍心中悲泣,努力將肉棒含到口中,生澀地吮吸舔弄,流著淚疑惑想道:『才十一、二歲的男人就會偷看皇后洗澡,而且還長著這麼大的陽具嗎?真不明白啊……』 她對男女之事只有道聽送說來的知識,男孩到多大才會有性慾她當然也不清楚,現在也只能努力滿是他的慾望,並安慰自己說:『蜀國夫人的義子也是很了不起的貴公子了。何況還是仙家子弟,長得這麼漂亮,等長大以後一定迷死不少女孩子。失身給他也不是什麼壞事。』 雖然如此,她還是忍不住默默流淚,同時奮力吸吮肉棒,希望能馭悅於他。 伊山近爽得仰頭喘息,感覺她的小嘴溫暖濕潤,雖然口交技巧不純熟,但能被高貴皇后最信任的貼身宮女吮吸肉棒,本身就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戴瓶兒能感覺到肉棒在口中微微跳動,不知道是不是要射精,慌忙將它吐了出來。 她還沒有傻到以為用嘴滿是伊山近之後就可以保住貞操,如果她的處女膜今天不被肉棒戳破,說不定這位公子就會懷疑她還是想要告發自己,乾脆滅口了事。 美貌少女含淚站起,顫抖著手腿去衣裙,露出了青春性感的雪白嬌軀。 等到她脫光了,正要躺到地上等著伊山近臨幸時,卻驚訝發現,伊山近已經搶先一步佔據了她的位置,躺在地上赤條條地挺著肉棒,等著她坐上來。 戴瓶兒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做,竟然逼著自己坐上去,用他的肉棒主動破處,一時不由得羞憤絕望地瞪大了美眸,怔怔地看著他。 可是形勢比人強,為了能夠不死,聰慧美貌的少女還是含淚跨過他的赤裸身體,纖手顫抖著扶住肉棒,用顫巍巍的花唇向著龜頭貼去。 龜頭分開花唇,頂在嫩穴上面,戴瓶兒感受到肉棒的堅硬碩大,苦笑一聲,再不敢延誤,貝齒緊咬櫻唇,絕望地向下面奮力一坐! 龜頭衝破了處女膜撕裂嫩穴,嗤的一聲,鮮血從傷處噴射出來,將伊山近的小腹染紅了一片。 「啊哇……」美貌宮女痛得哭泣起來,做夢都想不到破處是這麼痛,那根粗長肉棒簡直就像要把她撕成兩半一樣,現在插在嫩穴裡面就像一根鐵柱,而她就是地獄鐵柱上受刑的冤魂。 「好,果然是女中豪傑……」伊山近卻爽得喃喃歎息道,感覺肉棒被緊窄嫩穴狠夾,蜜道中的柔嫩讓他劇爽不已。 他本來還擔心她已經被人幹過,比方說太子偷他母親身邊的宮女也很正常,誰知道她雖然做事果斷豪放,卻還是貨真價實的處女,這倒是錯怪太子了。 戴瓶兒雖然聽到他的稱讚,還是沒有半點欣喜,傷心哭泣了一會兒,卻擔心他等急了,只能強忍痛苦晃動著玉臀,努力向下面坐去。 她絲毫沒有交歡的經驗,也不知道該怎麼減輕痛苦,這樣坐下去痛得死去浯來,卻還是忍痛完成了這件艱難任務,讓肉棒不停地撕裂蜜道,漸漸插到最深處,深深地頂在嬌嫩子宮上面。 聰慧宮女此時也是累得渾身無力,哭泣嬌喘許久,才勉強提起嬌臀晃動腰部,來滿是男人的慾望。 蜜道肉壁摩擦著粗大肉棒,撕裂處的傷口被堅硬肉棒擦過,更是痛得鑽心,而她還要努力晃動腰部,加快摩擦的速度和力量,好讓這小男孩射精,對於一個剛破處的少女來說,實在是太過艱難的任務。 伊山近躺在地上,並不伸手來幫她,只是一直好奇看著這位青春美貌的少女,想看她心志有多堅忍,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她沒有辜負他的期望,拼盡力氣晃動纖腰玉臀,努力用花徑肉壁大力摩擦肉棒,雖然是痛得東倒西歪,卻還沒有怕痛停下。 一邊姦淫著他,她一邊痛得哭泣,如梨花帶雨般嬌弱可愛,令人憐惜。 滴滴熱淚灑落在伊山近的胸腹上,弄得他心頭欲焰更熾,肉棒挺立如鋼棍,硬硬地插在她的蜜道深處。 兩人緊密交合,由較成熟的青春少女掌握主動,騎在他身上晃動嬌軀,若被外人看到,怎麼都會以為是淫蕩少女在強姦未成年的小男孩,至少也是誘姦。 戴瓶兒忍痛好了他許久,漸漸下體嫩穴中也痛得麻木,動作反而能放開,纖腰隆臀晃動速度越來越快,蜜道與肉棒緊密貼合,大力摩擦,爽得伊山近六神無主,只能仰頭歎息。 他這次是鐵了心不去幫她,只讓她自行發揮,果然她發揮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極。強能力,嬌嫩蜜道顫抖緊夾著,最終套弄得他精液狂噴,極速激打在她未經人事的純潔子宮壁上。 幹完之後,戴瓶兒也累得遍體香汗淋漓,撲倒在他身上,幽幽啜泣,雪白美腿都在抽筋顫抖,只覺一生都沒有幹過這麼累的活,今天幾乎活活累死在他身上。 可是沒過多久,她就沒法再休息,伊山近溫柔地抱起她來,肉棒在蜜道中再次變硬,深深地插入玉體,頂在子宮上面。 他一邊走一邊抽擂,動作溫柔體貼,讓她開始體會到交歡的快感,忍不住舒爽地輕歎一聲,玉臂抱緊他的脖頸,雪白美腿纏住他的腰,俏臉無力地貼在他的肩上,低聲嬌吟,承受著他一下下的抽插。 她在皇宮這麼久,對於仙家法術並非一無所知,從開始時的失聲叫喊沒有引來別人時,就知道他用了法術屏蔽聲音,現在低吟幾聲,想必也不會被發現。 可是很快,她美麗面龐上就充滿了吃驚恐懼的神情,因為伊山近抱著她,竟然向著浴室門走去! 他推開屋門時,發出吱呀的響聲,嚇得戴瓶兒玉體亂顫,幸好溫皇后還是背對著他們自顧自地洗浴,顯然是沒有聽到聲音,並未被驚動。 但這並不能減輕她的恐懼,瞪大美眸驚恐地看著他,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些什麼。 伊山近邊走邊插,看著溫皇后美麗嬌柔的玉體,插在她貼心侍女體內的肉棒膨脹得更大,一下下頂到最深處,龜頭撞擊著嬌嫩子宮,肉棒與蜜道肉壁的摩擦快感湧入她的心頭,在這樣刺激的情況下,戴瓶兒的陰精一下就洩了出來。 這是她第一次洩身,雪白胴體緊貼在伊山近身上劇烈顫抖,無力地嬌吟抽泣著,神魂飄蕩,享受著銷魂蝕骨的強烈快感。 青春美少女清醒過來後,已經被放到了漢白玉的浴池邊,雙手撐著浴池站立,美腿又開,後面站了一個比自己要矮一些的稚嫩男孩,正在將粗大肉棒塞到她的嫩穴裡面去。 這些都沒有什麼,關鍵在於他們面對的是大楚朝至高無上的皇后娘娘! 「啊!」戴瓶兒哀鳴一聲,感覺到粗大肉棒插了進來,身體向前一撲,差點摔到浴池裡去。 要是撞到皇后身上,那就什麼都完了。戴瓶兒嚇得立即撐住浴池,死也不肯向前進。 可是那男孩還在奮力挺腰,一下下衝擊著她的青春美體,胯部啪啪撞擊在挺翹雪臀上,幹得她神志迷亂,思思地悲吟不止。 快感漸漸湧起,伊山近已經開始吸取她的處女元陰,這麼強烈的快感更是讓她美腿酥軟,幾乎要站立不住。 可是在深宮中多年,清楚宮中規矩的少女心地堅忍,就算是死也要站著死,絕不肯向前倒下去。 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狂猛抽插,美麗少女思思地低吟抽泣,越來越強的銷魂快感幾乎要將她擊垮,可她硬是挺了過去,拚命用綿軟無力的玉臂撐住漢白玉池壁,到最後也沒有被身後傳來的巨大衝力撞進浴池。 伊山近心裡或許讚歎她的意志堅定,但此時他已經顧不上去理睬這個正與自己激烈交歡的少女,目光牢牢盯在浴池中的美麗皇后身上,無法移開。 她的身材曼妙、肌膚雪白柔滑、容顏美麗動人、氣質高雅溫婉,一個人在浴池中自顧自地洗浴,唇邊露出迷人的笑意,卻不知是想起了什麼事。 她時而轉身變換方向,讓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豐滿柔軟的乳房。玉峰在眼前微顫,讓他看得眼暈,喘息粗重,用更大的力氣狠幹著身前少女,心卻一直放在花瓣浴中的美麗皇后身上。 他在近在咫尺的距離中欣賞著她美麗動人的玉體,心神迷亂,抓住身前少女的雪臀,奮力挺腰,粗大肉棒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在狂亂的快感之中,肉棒猛烈跳動著,將大股的精液激烈噴射到元陰盡失、高潮顫抖的美麗少女體內深處。 但直到最後,他的目光一直在牢牢地盯著她,如此美麗、如此溫婉,令人迷戀仰幕的皇后如聖潔女神一般佔滿了他整個視野、整個心胸,深深地刻在心上。 經驗故事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